「嗷嗚!」狼王大聲咆哮,張開血盆大口,快如疾風的飛撲而至。

雲紋槍一轉一掃,狼王腦袋一沉,直接昏倒在地。

其餘惡狼見此,咆哮著四處逃竄。

陳宇沖向黑色巨虎,一陣拳打腳踢之後,實力堪比氣血九重的黑虎,就被他打服了。

「主公。」陳豹戰戰兢兢的走了過來。

「這狼王的實力,足以媲美氣血八重,就給你當坐騎了。」陳宇說道。

「多謝主公!」陳豹激動不已的說道。

把狼王弄醒,一陣蹂躪之後,它就臣服了。

一行人回到官道上,白天趕路,晚上修鍊蛟龍九變。

在黑虎寨得到的三門功法,一門是刀法,一門是箭法,一門是主修功法。

主修功法猛虎心法,只能修鍊到氣血九重,比蛟龍九變差了不少。

「還差一個馬鞍,不,應該是虎鞍才對!」

騎著黑虎的陳宇,不時沖入山林,獵殺一些猛獸。

「韁繩有了,虎鞍也有了,還差一個馬鐙,不,是虎鐙。」

普通的虎鐙,承受不了他的巨力,唯有百鍛以上的虎鐙,才適合他使用。

十幾天後,一行人抵達禹州的州城,陳宇找了一個鐵匠鋪,訂購了一套虎鐙。

「太麻煩了,打造一對虎鐙,還只是百鍊的,就要七天時間。」

回到客棧的房間之中,陳宇盤膝坐在床上,心無旁騖的修鍊起朱雀神火訣。

功法的真諦,他一眼就看透了,沒有任何瓶頸之下,他的修為不斷突破。

不到五天時間,陳宇的修為,就勢如破竹的突破到神通九重巔峰。

「朱雀神火可以焚滅萬物,不知能否燒死不滅境?」

站起身來,陳宇活動了一下身體,快步朝外面走去。

「主公!」陳豹畢恭畢敬的叫道。 離開禹州城不到半天時間,陳宇等人又被一夥山賊盯上了。

一陣廝殺之後,前來搶劫的山賊,全部變成了屍體。

收繳武器,掩埋屍體,清理山賊老巢,得到一門功法與一些金銀財寶。

再次上路,不時遇到山賊攔路搶劫,如果山賊的實力太差,陳宇就讓陳豹等人練手,倘若山賊的實力很強,他就親自出手解決。

足足用了兩個多月時間,眾人才抵達位於神州的皇城。

買了一個宅院住下,陳宇留下陳豹等人,獨自出去打探消息。

大周帝國境內,總共有十八個超級勢力,分別是九個超級世家,與位於各州的學府。

整天混跡於酒樓、青樓,足足用了十幾天時間,陳宇才弄到自己想要的情報。


「宦官之首李高,權勢通天,貪婪美酒和錢財,就找他買官!」

耗費十幾天時間,花了不少銀子,陳宇和李府的管家李仁,變成了狗肉朋友。

這天上午,二人如往昔一般,又一次來到飄香樓。

「陳公子,在皇城這裡,有什麼事儘管找我。」醉眼朦朧的李仁,拍著胸脯說道。

「李管家,我想買個官職。」陳宇說道。

「什麼官?」李仁頓時清醒了幾分。

「虎山縣知縣。」陳宇說道。

「陳公子,你是我兄弟,買個知縣太掉身份了,弄個郡守如何?」李仁問道。

「郡守不好買吧?」陳宇心中意動,遲疑的問道。

「只要不是神州的郡守,另外八州的郡守,只要有錢就能買到。」李仁說道。

「江海郡的郡守,多少錢才能買到?」陳宇問道。

「其他人來買,至少也要五百萬兩銀子,陳兄弟買的話,五百壇這種好酒,外加五十萬兩銀子,事成之後,給我五萬兩銀子,怎麼樣?」李仁笑著問道。

「此事若成,我給李管家十萬兩銀子,五十壇好酒,一百塊香皂。」陳宇說道。

「什麼是香皂?」李仁疑惑的問道。

「就是這個東西,效果與肥皂相似。」陳宇拿出一塊潔白的香皂。


「陳兄弟,一言為定。」李仁說道。

「李管家,我騙誰,也不敢騙你,對吧?」陳宇笑著問道。

「等我消息。」李仁說完之後,抱著一壇將軍醉,拿起桌子上的香皂,快步轉身離去。

回到宅院,陳宇清點了一下手裡的銀子,發現只有二十七萬八千多兩,算上那兩萬多兩黃金,也只有四十八萬多兩銀子,離六十萬兩銀子還差十幾萬兩。

李高五十萬兩,李仁十萬兩,加起來就是六十萬兩。


「把那些珠寶首飾,都拿去賣了!」陳宇說道。

「是,主公!」陳豹點頭應下,帶著人出去賣珠寶首飾。


從虎山縣到皇城,沿途斬殺了許多山賊,得到了很多金銀財寶。

黃昏時分,李高從皇宮離開,回到李府之中。

「老爺。」李仁快步迎了上去。

見對方神色有異,李高問道:「什麼事?」

「老爺,我在外面找到一些美酒。」李仁笑著說道。

「好酒,如此美酒,世間難尋,比貢酒還要強出很多,你從哪裡弄到的?」李高說道。

「是一個想要買官的人那裡得到的。」李仁連忙說道。

「他想買什麼官?」李高笑著問道。

「江海郡郡守。」李仁說道。

「他有多少錢?」李高又問道。

「五十萬兩銀子,五百壇這種好酒。」李仁說道。

「知縣還好說,郡守有些麻煩。」李高猶豫道。

「老爺,買官的那人名叫陳宇,他那裡除了美酒之外,還有這種香皂,若將美酒和香皂獻給陛下……」李仁眉飛色舞的說道。

「他給了你多少好處?」李高突然問道。

「十萬兩銀子,五十壇好酒,五百塊香皂。」李仁硬著頭皮說道。

「讓他準備五十萬兩銀子,五百壇好酒,一千塊香皂,再讓他弄幾首好詩。」李高說道。

「是,老爺。」李仁鬆了一口氣。

「對了,你那一份,上交八成。」李高說道。

「是,老爺。」李仁點頭應下。

第二天上午,陳宇應邀來到飄香樓。

「陳公子,你的事有著落了。」李仁笑著說道。

「李管家辛苦了。」陳宇感謝道。

「除了五十萬兩銀子,五百壇好酒之外,我家老爺還要一千塊香皂。」李仁說道。

「沒問題。」陳宇點頭應下。

「另外,你還得準備幾首詩詞,是自己寫也好,花錢去買也好。」李仁說道。

「行,黃昏之前,我將東西送到李府。」陳宇說道。

「那就最好不過了。」李仁點了點頭。

二人酒足飯飽之後,有說有笑的走了出去。

買了一套文房四寶,陳宇回到宅院,寫了五首詩詞。

「主公,都裝好了。」陳豹說道。

「帶上東西跟我走。」陳宇說道。

「是,主公!」陳豹大聲應下,指揮幾個手下,驅趕馬車離開宅院。

「李府重地,閑雜等人,不得靠近。」守在門口的士兵,神情傲然的喝道。

「我與李管家約好了,煩請通報一聲。」陳宇遞給對方二兩銀子。

「在這裡等著。」士兵說完之後,快步朝裡面走去。

十幾分鐘后,李仁走了出來,笑容滿面的說道:「陳兄弟,裡面請!」


「李管家,東西都在這裡,你檢查一下。」陳宇說道。

讓人檢查一番后,李仁問道:「陳兄弟,你的詩詞呢?」

「還請李管家過目。」陳宇從懷裡掏出五張宣紙。

「我不懂詩詞,就不看了。」李仁說道。

「李總管,要是沒有其他事,我就先告辭了。」陳宇說道。

「事成之後,我去找你。」李仁笑道。

「行!」陳宇拱了拱手,帶著手下離去。

黃昏時分,回到李府的李高,看了看幾首詩詞,情不自禁的贊道:「好,好,好!」

「老爺,錢財和美酒,我都讓人搬進寶庫了。」李仁說道。

「拿一壇美酒出來,我要喝個痛快。」李高說道。

「我這就去拿。」李仁應了一聲,快步朝外面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