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圍的人看到林詩柔那瘦弱的身子擋在王越的面前,都一臉的同情,估計接下來林詩柔會被別人一拳打得飛出去吧,像林詩柔這瘦弱的身子根本承受不住這一拳。

“砰!”

只不過接下來讓所有人無法想象的事情發生了,就在所有人覺得林詩柔那瘦弱的身子會被紅衣男子一拳打得飛出去,然後吐血身亡的時候,林詩柔就這樣一拳砸了出去。

紅衣男彷彿遭受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力量,然後重重的飛了出去,狠狠地砸在了身後的牆壁上,好半天才從牆上掉了下來。

這讓周圍的人瞪大眼睛,不可置信。

誰也沒想到,林詩柔這瘦弱的身子,竟然有如此強悍的力量。

將紅衣男輕鬆的打的飛了出去,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林詩柔將紅衣男打飛出去後,就再次回到了王越的身後,並沒有說話。

王越擡起頭看向了那邊的夏侯傑,說道。

“之前我已經給過你機會,不過你好像不太珍惜。既然這樣的話,那麼,今天你就別想離開這裏了。”

王越看着眼前的夏侯傑,眼神變得冰冷了起來。


這個夏侯傑想要攔住自己,無非就是爲了青龍玉佩。

如今自己並不知道青龍玉佩到底有什麼神奇之處,不過他竟然想要青龍玉佩的話,那麼他憑本事來拿就好。


那邊的夏侯傑聽到王越的話後,冷笑了一聲,直接說道。

“臭小子,沒想到你身邊竟然有如此強悍實力的人!不得不說,我確實有點大意了。”

夏侯傑仔細的打量着王越身後的林詩柔,看着林詩柔瘦弱的身子,還有冷清的臉蛋,根本無法察覺林詩柔的實力到底有多強。

說實話,即便是在拍賣會的時候,他也沒有把林詩柔放在眼中,認爲林詩柔只不過是一個陪同的女子而已。

但是現在當他看到林詩柔出手後,就有些震驚,沒想到林詩柔竟然這麼厲害。


不過,如果王越以爲這樣就能夠憑着林詩柔對付自己的話,那就大錯特錯了。

王越聽到夏侯傑的話後,平靜的說道。

“京都十大家族也不過如此,看來你也只會仗勢欺人而已。不過,你覺得你今天能夠回的去京都嗎?”

王越說完後,看向了那邊的夏侯傑。

從剛纔的對話中,王越能夠知道夏侯家族是京都的十大家族之一,不過那又如何?

他竟然敢得罪自己,那麼就別輕易想離開濱海市了。

夏侯傑聽到王越的話後,哈哈大笑了一聲,說道。

“王越,就憑你也想攔着我,簡直是不自量力。今天我這讓你知道一下京都十大家族之一夏侯家族的厲害。”

“敢得罪我們,你簡直是在找死。”

夏侯傑說完後,臉色冰冷的看向了王越。

對於他而言,王越只不過是個螻蟻而已,他根本不是自己的對手。

他還想把自己留在濱海市,怎麼可能?

現在對於自己來說王越根本不算什麼,隨後夏侯傑直接威脅王越說道。

“王越,如果你現在把青龍玉佩交出來給我,那麼我可以饒你不死。不然的話,就別怪我不客氣了,要知道你可承受不住夏侯家族的怒火。”

“雖然你不知道我的厲害,不過你可以問問你身邊杜小鳳,他可以是京都十大家族之一。他應該知道我們家族真正的實力到底有多厲害。”

夏侯傑冷笑的看着王越,他能夠知道王越之所以不怕自己,那是因爲不知道京都十大家族之一的厲害。

等到他真正知道自己的強悍實力的話,他估計會跪地求饒的。

而那邊的杜小鳳聽到夏侯傑的話後,臉色有點難看說道。

“王越,如果要是今天讓夏侯傑活着離開濱海市的話,恐怕接下來下後家族的怒火我們無法承受。”

“放心吧,他竟然敢得罪我,那麼今天他絕對不可能活着離開的。”

王越擡起頭看着那邊的夏侯傑說道。

原本以爲這件事情很容易結束,沒想到這個夏侯傑不依不饒的。

既然這樣的話,那麼就別怪自己對他不客氣了。

那邊的夏侯傑聽到王越的話後,臉色變得兇狠了起來,還從來沒有人敢對自己這麼說話,隨後他直接說道。

“臭小子,看來你真的是不知天高地厚。既然這樣的話,就別怪我對你不客氣了,給我弄死他。”

夏侯傑覺得根本不需要再和王越廢話了,這個傢伙真是不知天高地厚,既然這樣的話,那麼這讓他跪在地上和自己說話吧。


“少爺,我們一定會讓他碎屍萬段的。”

夏侯傑說完之後,那些手下陰冷的笑了一聲,然後向着王越衝了過去。

剛纔這個傢伙竟然敢對他們少爺這麼不禮貌,簡直是在找死。

接下來這讓他知道一下他們的厲害。

而就在這時,在夏侯傑身旁幾個18歲妙齡少女的女子,看着那邊的王越還有身後的林詩柔一臉的感興趣。

說實話,真正的高手就是他們幾個。

不過這幾個美女根本覺得不需要自己出手,就能夠解決王越身邊的林詩柔。

Wшw▪ttκΛ n▪¢ o

“小王越。”

杜小鳳看到這些人衝過來的時候,臉色有點難看。

他能夠知道這些人都是夏侯傑身旁高手中的高手,王越身旁的林詩柔就算是再厲害,想要對付這些人,恐怕有些難度了。

不過他剛想要說些什麼,直接林詩柔已經出現在了王越的面前,向着那些人一步一步走了過去。

“臭女人,竟然你純心找死,就別怪我們對你不客氣!”

當這些人要衝到王越面前的時候,忽然看到林詩柔擋在了他們的面前。

見到這一幕後,這些人冷笑了一聲,這個臭女人竟然還敢替王越出頭,簡直是在找死。

如果要是別人的話,估計已經趕緊離開這裏了,誰也沒想到林詩柔向着他們走來。

而且嘴角露出一絲若有若無的笑容,這讓他冰冷的臉上,看起來有些詭異。

只不過就在下一秒讓所有人沒想到的事情發生,林詩柔忽然就消失在了原地,隨後就發出一聲重重的響聲。

“砰砰砰!”

這些人直接倒在了地上,而衝在前面的那些人直接飛了出去,一瞬間誰也沒看到林詩柔到底消失在了什麼地方。

再次出現的時候又站在了原地,而衝向王越的所有人全部倒在了地上,不省人事了。

“我靠,這個女人到底是什麼做的這麼厲害?”

夏侯傑看到這一幕後,臉色直接變了。

他再也笑不出來了,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一幕,他萬萬沒想到,眼前這個長相冰冷的女人竟然這麼厲害,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他真的沒有發現林詩柔是怎麼忽然消失在原地的,而自己的手下又是怎麼重重的飛出去不省人事的,這個叫林詩柔的女人到底做了什麼?

“小王越,你身旁的這個女孩兒也太厲害了吧,他到底是什麼人?”

原本還一臉擔心的杜小鳳看到這一幕後,也把嘴巴張的大大的。

說實話,他萬萬沒想到,一直存在感很低的林詩柔,總是跟在王越身後跟着他,並沒有把這個長相清秀的女孩子當回事。

誰也沒想到這女孩兒瘦弱的身子竟然如此的厲害,將這麼多大男人直接打的非得出去倒在了地上。

誰也不知道他到底有多厲害。

而這時,林詩柔似乎真的生氣了,他擡起頭向着那邊的夏侯傑慢慢走了過去。

“這個女人到底是什麼怪物?”

夏侯傑瞪大眼睛對着身旁的手下問道。

他現在真的不知道怎麼回事,爲什麼林詩柔竟然這麼厲害?

“少爺,這個女人確實很厲害,就算是在京都十大家族之中也算是很厲害的存在了,真的不知道他到底是什麼來歷。”

從剛纔林詩柔的出手速度還有身法來看,看來確實十分的厲害,根本不是一般人能夠對抗的了的。

夏侯傑聽到自己手下的話後,皺着眉頭,隨後問道。

“如果要是交給你們對付,你覺得他是你們的對手嗎?” 夏侯傑看看身旁的這幾個妙齡少女三後想了想,說道。

別看這幾個人長得漂亮,而且身手十分的好,他們纔是自己的最後的底牌。

自己好不容易纔從家族借出來這幾個妙齡少女,這幾個妙齡少女可纔是真正有實力的人。

當那幾個美女聽到後咯咯笑了幾聲,然後對着少爺說道。

“放心吧,大少爺。這個女人交給我們,我們一定讓他跪在你面前好好的服侍您。”

這幾個妙齡少女聽到夏侯傑的話後直接說道。

雖然林詩柔的實力確實很厲害,但是和他們比起來確實還是有差距的。

“哈哈哈,那我就等你們的好消息了。”

夏侯傑聽到後哈哈大笑了一聲,隨後說道。

他鬆了一口氣,看來林詩柔應該沒什麼厲害的,接下來恐怕死定了。

不過,看來自己也不需要擔心什麼了。

就在夏侯傑看着林詩柔向自己走過來的時候,那幾個女子就這樣向着林詩柔衝了過去。

“大小姐,我們根本不是這些人的對手,我們還是趕緊走吧。”

杜小鳳旁邊的手下爬了起來,然後臉色難看的說道。

現在趁着林詩柔吸引了別人的火力,然後趕緊離開纔是最重要的事情。


在杜小鳳的手下看來,林詩柔根本不是這幾個女人的對手,如果要是再不走的話,恐怕沒有任何機會能夠離開這裏了。

當杜小鳳手下的話說完,那邊的範朵朵皺着眉頭看着這些人。

如果這些人要是這時候離開的話,那就是臨陣脫逃,他可看不起這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