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拿著。」萬莫愁遞來一枚製作精細的器械。

「這是?」林風好奇的接過,入手輕盈,掂了掂,有股奇異的能量波動。目光望去,卻是和萬莫愁左手上所戴一模一樣,由一塊製作精細的奇異水晶製作而成,還有一條細細的帶子。

似曾相識!

「星晶表。」萬莫愁介紹道,「它由星晶為能源,能閃現目前位置的星標,有了它就不會迷方向。」頓了頓,萬莫愁淡笑的動了幾個按鈕,霎時間林風心中一動,卻有聲音響起。

正是自己手中這『星晶表』所發出。

「通話功能。」萬莫愁揚了揚,颯然一笑,「九洲之地的能量文明程度很高,遠勝過『府』,這裡絕大多數的能量器械都是以『星晶』作為能源物質。」

「星晶?」林風輕訝。

星晶蘊含星力,在星海級吸收能迅速增長星力。

「對。」萬莫愁點點頭,「星主級武者便可製造『星晶』,並不是很難,只不過需要耗費點時間。」淡然一笑,萬莫愁伸出手指,環指四周,「看,這裡有許多傳送陣,訓練器械,修鍊空間,包括那些懸浮車都是由『星晶』提供能量。」

擁有極強的能量文明程度!

林風眼眸爍爍,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自己終於知道為什麼感到熟悉,卻是和天武大陸有許多相像之處!

不過……

這裡的文明程度,更高許多。

「同是能量文明,兩者間會不會有什麼關聯之處?」林風暗暗一喃,然眼下卻不會有答案。暫放下心中疑惑,將『星晶表』戴上,林風微微一笑,感覺就好像回到天武大陸一樣。

那時自己所戴的,是『熒光羅盤』。

「有趣。」萬莫愁目光閃動,「九洲之地因為沒有巫族存在,人類武者很多事都能放開而為,便拿這『星晶表』來說,功能強的甚至能定位傳送,當然,必須要有傳送點的存在。」

「這麼厲害?」林風輕訝。

那豈非隨身攜帶著一個『傳送陣』,確實不可思議。

「買不起。」萬莫愁聳聳肩,無奈道,「光這個星晶表,便需要1000萬斗靈幣。」

「這麼貴?」林風眉頭一簇,「萬兄,這錢我給你。」

「好了。瞎客套。」萬莫愁按住林風的手,淡然道,「我萬莫愁在乎1000萬斗靈幣么,你我在雁翎府不打不相識,也算交情一場。如今在這朱雀洲無親無故,自是該守望相助。」

林風望著萬莫愁。眼眸輕閃,旋即笑著點點頭,「好,那我不客氣。」

1000萬斗靈幣,無論對自己來說還是對萬莫愁來說,都不是個大數目。

雁翎萬族底蘊深厚,萬莫愁這個當族長的,顯然『存』了不少私房錢。人不為己天誅地滅,自是該為自己打算。在這陌生地方。多個朋友比什麼都管用,若不然萬莫愁何須花費3000萬積分,到來這朱雀洲。

雁翎尊府的積分,去大焱洲是1000萬積分,去黃鶴洲不過2000萬積分而已。

對萬莫愁來說,朱雀洲和黃鶴洲並無不同,多花費1000萬積分,只因為自己在這裡。

「這才像個男人。」萬莫愁開懷而笑。拍拍林風肩膀,「走。帶你去洗洗塵,見識一下這釋羅郡。」

「好。」林風洒然而笑。



「人類區域,分九大域,我們所在便是南方域。」

「南方域有九大洲,每一洲都有一個『聖』級強者坐鎮,管轄。」

「朱雀洲的聖級強者。為『炎王』。」


……

一路上,萬莫愁侃侃而談,眼眸爍然。

林風不住點頭,吸收著這些知識,對自己來說很有用。

「聖級強者。炎王。」林風心中緊記,也感震然。一個洲便有一個『聖』級強者坐鎮,單單自己所在南方域便有九個洲,換言之就是有九個聖級強者,而九個域相加……

望向林風,萬莫愁倏然一笑,「是不是覺得聖級強者很多?」

「是啊,九個域相加足有八十一個。」林風點點頭,目光璨亮。

萬莫愁笑道,「據我所知,遠不止八十一個,不過……」萬莫愁頓了一頓,搖頭道,「你若知道人類武者數目有多大,就不會這麼想。九洲之地並非雁翎府,單單一個釋羅郡,面積就相當於上萬個雁翎府那般龐大。」

「而朱雀洲,擁有九個『郡』的存在,可想而知面積有多廣,人類武者有多少!」

「而這,僅僅只是一個洲,單單南方域便有九個洲的存在。」

……

聲音落在耳中,林風若然的點點頭。

一個郡,便相當於上萬個『雁翎府』的面積!

何等驚人!

「此郡非彼郡,九洲之地的郡和天武大陸可不同。」林風心忖道。

天武大陸的郡,面積恐怕連雁翎府萬分之一都不到,而九洲之地的郡,卻是無比廣闊。

「因為面積大,所以人類武者數量多。」

「多多曾提起過,斗靈世界人類的數量,超出一『穰』。」

一億個億,便是一京;

而一兆個京,便是一穰!

林風目光粼粼,心中此時已是完全清晰。

因為人口的基數大,所以才會有如此『多』的聖級強者,但人類武者單體的資質,和成聖的幾率,卻盡不如意。

「以我們的速度,想要橫穿整個釋羅郡,恐怕需要上百天不止。」萬莫愁颯意一笑,旋即停下腳步,指著前方白光綻現之地,「平日出行,為節省時間,『傳送陣』相當重要,走。」

望著眼前的傳送陣,林風淡然微笑。

那種感覺,彷彿回到天武大陸一般,心中的思念更甚。

越來越覺得,兩者間有著很大的聯繫!

「既來之,則安之。」

「先熟悉一下環境,然後進入林氏一族。」

「似乎,要在這裡安家落戶了。」

微微一笑,林風旋即跟上萬莫愁。

進入傳送陣。

(第一更~~)(未完待續。。) 瀟湘樓,一座繁華昌盛的酒樓。

林風和萬莫愁舉杯而飲,心情甚是不錯。

他鄉遇故知,在這片陌生之地,無疑少了一分憂愁,多了一分熟悉。

「釋羅郡最好的酒樓我可進不去,林兄弟便在這裡將就將就。」萬莫愁颯意而笑,舉杯先飲為盡,「來到這裡方知天大地大,想起在雁翎府的日子,嘖嘖……」

「萬兄,聽說這裡需要身份牌?」林風輕問道。

早在進入厲雁門時,自己便曾聽司馬前輩提前過。

在九洲之地,身份牌很是重要。

「對。」萬莫愁手中光芒輕閃,一塊刻著名字的四角菱形令牌頓時出現在桌上,「身份牌整個南方域都是通用,分為青石級公民、粗鐵級公民、青銅級公民、白銀級公民、黃金級公民等等,我便是『青銅級公民』。」

「哦?」林風拿起菱形令牌看了看,雖說是『青銅級公民』,但這菱形令牌卻非青銅所制。

散發著淡淡的能量氣息,應該也不是普通物品。

「待會我帶你去領一個,林兄弟。」萬莫愁說道,「以你星主級的實力,和我一樣能直接成為青銅級公民。這玩意在朱雀洲很重要,很多地方都有限制,譬如購買房屋,進入修鍊空間,甚至乎加入各種勢力等等都要用到。」

「原來如此。」林風點點頭。

難怪萬莫愁剛才說釋羅郡最好的酒樓他進不去,想來便是有『身份』的限制。


「那怎麼才能晉陞『白銀級公民』?」林風隨口問道。

「方法很多啊,比如捐錢,比如提升貢獻度,比如加入某個勢力身居要職,又比如在某個大賽中獲得名次。在某一個領域獨領風騷等等。」萬莫愁旋即倒了杯酒,舉起杯,笑道,「不過最簡單的方法,便是突破成為『星域級』強者。」

「星主級武者在朱雀洲乃至釋羅郡都很普遍,不過星域級便開始有地位了。」

「但。哪有那麼容易。」

萬莫愁聳聳肩,輕嘆一聲。

就算他被譽為雁翎府萬年難得一見的天才,也沒把握晉陞星域級。

「你應該比我有希望的多,林兄弟。」萬莫愁笑道。

「我也想。」林風淡然一笑。

但從星主級提升到星域級,豈是那般容易?

眼下,自己最想要做的是進入林氏一族,查探自己的身世,查探當日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為什麼父親會身負重傷的帶自己和弟弟來到天武大陸,為什麼父親不願回到家族。為什麼父親讓自己來釋羅郡投靠叔叔林鯨?一個個問號,在自己心中已是纏繞很久。

很想知道答案!

「對了萬兄,我托你幫忙打聽的『林氏一族』,可有消息?」林風連是問道。

「那當然,這些日子我可不是在瞎晃悠。」萬莫愁洒然一笑,「更何況在釋羅郡,林氏一族也算小有名氣。論家族實力固然不算強,但人脈甚廣。是數得上號的煉器師家族,一脈相承。」

煉器師家族!

林風眼眸頓時亮起。

自己。曾聽父親提起過,家族子弟極擅長煉器。

如今看來,確實略有名氣。

「萬兄可知『林鯨』此人?」林風眼眸璨亮,連道。

「林鯨?」萬莫愁搖搖頭,「這我不清楚,我只知林氏一族的族長名為『林臻』;而林家最有名的。便是『林衍』,是釋羅郡數得上號的煉器師,在上屆朱雀洲煉器師大賽中位列第十,可謂名聲大振。」

族長『林臻』?

朱雀洲排在第十的煉器師——

林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