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喲,你小子也在啊,老孃上次吃了虧,看我這次在學院裏怎麼教訓你。別忘了,我還是你師姐。呵,哈哈,哈哈。”雙方都是非常尷尬,女子卻先開了口,而後卻又是大笑起來。

“學弟,若是以後 有人欺負你,來和姐姐說。”望着雷動發愣的眼神,女子又是補了一句。

金玉環一臉笑容,那微咪的雙眼啊,透露出一種想要調戲雷動的意思。

“別了,師姐,說實話吧,就你那種實力啊,還是保護好自己吧。我呢!不用您老費心了。”而後一轉頭,望向另外一面的黃素。

金玉環也是“哼”了一聲,轉頭也是氣得不搭理他了。

黃素這人啊,也是看出了雷動與着金玉環有些瓜葛。

“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嗎?”思緒片刻後,黃素在雷動注視下,走向了金玉環。

“師姐,你好,我叫黃素,和雷動同一個班的。”話麼說兩句,而後黃素的嘴巴也是貼向了金玉環耳邊。 看着遠處兩個女人之間的切切私語,雷動啊,非常的鬱悶,這不是明顯的有姦情嗎?

肯定有着什麼壞事,讓雷動來背。而後,也不去搭理她們兩了,來個眼不看爲淨。直接是坐在地上修煉起來。

片刻,一個蒼老的聲響從門外傳來,而後是到了小屋面前。

“喲,都這麼早啊。好了,大家都進去吧。”老者就是白巖鬆,看他今天的臉色,貌似心情不錯啊。幾人跟着白巖鬆往着書房進去。

隨意找了位置坐下後,老者先是給了每人一顆細小的丹丸,說道:“今日啊,先考驗一下你們的感知力,怎麼樣。你們手中的丹丸,名字我也不說,只要你們能感受出裏面有幾種材料製成的,我就講下去。我不需要你們將裏面的藥材說出來,只要你能將有幾種材料,數量輸出來即可!”老者捂着鬍子笑着道。

而後老者將每人的桌面上,放上一張紙。

幾個人也是都閉上了眼睛,用自己的神經元去感知丹丸裏面有着幾種材料。

3分鐘後,一個衣着華麗的少年率先動筆,在紙上寫了一個數字“六”。

而後,靜靜等着老者去看。

老者見其寫完,也是走了過去,拿起那少年桌面上的紙,看了看而後點了點頭。示意不錯後,將紙反了一個面,放回桌上。

也是一會過後,衆人都是紛紛動筆。

雷動也是開始寫了起來 ,而他卻是又多寫了幾樣東西。“六種,百喜草、黑石花、雷百葉、淺水柳枝、烏草、太陽花。”

將其寫好後,也是一動不動,等着老者過來看。

由於雷動是最後一個寫完的。老者將前面幾人寫的都檢查一番後,對黃素也是誇獎一番,也是因爲黃素也是將的6中藥材寫了出來。而後來到了雷動身邊。看着雷動寫着的幾種材料,先是點了點頭,而後一驚。

“小子不錯,將這幾種藥材的先後順序都是排列清楚了。不愧爲7階神經元—滿元力!”老者撫着鬍子讚歎道!

雖然與着黃素寫的材料差不多,但是老者在看完藥材寫的先後順序之後,也是清楚的瞭解到了,這小子將着藥材融合前放入的材料順序排列出來。所以老者也是更加的欣賞起了雷動。

點頭低聲“嗯”了一聲,白老轉頭走向最前面自己的座位上。

“大家做的不錯,都是能用好自己的神經元,特別是雷動,他更是將藥材寫了出來,而後是順序。”老者坐下後,對着衆人笑着說道。

從老者語氣及神態中,很多人也是能感覺的出來,白老對這雷動格外看好。

心裏不平衡一番,都是認爲雷動啊,蒙對了。雷動也不說話,向着百老低了低頭,示意謝謝誇獎後,也是不說話。他可不想因爲老者的幾句誇讚惹來是非。等着白老將今天的真正課題,將出來。

“第一道考驗完了,大家做的都是不錯的。大家也從剛纔使用神經元中已經感覺到了,這神經元其實也是有着力量的,主要還是你們不常去修煉這神經元力。所以比較微弱,當然天賦好的,老夫也就不說了。”而後頓了一頓,白老抿了一口茶水又道。

“而且神經元啊,若是你修煉得當,品階高級後,你也可以直接用着意念去打倒敵人,例如。”說完例如,老者心念一控,幾人桌上的毛筆都是飛舞起來,猶如幾把飛劍一般,都是飛向地面,而後狠狠插入地表之中。

沒有看到毛筆破碎的場面,反而是那地表被這竹子做的毛筆狠狠的插了進去。貌似用平時人力的話,是拔不出來的。

而後幾聲驚訝的叫聲也是從中傳了出來。望着那些臉色透露出驚訝的少年少女們,老者也是虛榮心滿足了一番,而後說道。

“這就是運用神經元當殺招的最基本的用法。當然我們製藥師主要是用來煉製丹丸的,是用來救人,而不是說來殺人。所以,你們只能說是去保護或者殺那些對於你們有危險的人。”講完後,也是語氣加重了番。

雷動鬱悶了,原來這神經元還能這麼用。自己可一直沒能用過這力量啊,隨即,他也是催動一下神經元,此刻雙眼瞪着被白老用意念插入地面毛筆中一枝,而後在啪的一聲聲響後,那隻毛筆被這意念力給掰斷了。

“小子啊,你這樣用神經元力道是足夠了,可是你輕重沒能搞清楚。還是要多練習啊。”白老也是看出了雷動正在用意念控制而斷的毛筆,也不去罵,只是將爲什麼會斷的原理說了出來。

雷動聞言臉色也是一紅,。也不敢去做其他的小動作了,安靜的等着白老進行下一步的教學。

“好了,好了,直接進入正題了。今天我也是不講其他的事物,先是教你們如何提升自己的神經元力。”說完單手一揮,將着一隻只小小的石頭丟向幾人桌面上去。

“這是元力石,你們從今日起,每天向着石頭裏灌入神經元力,若是有一天石頭從灰白色,變成透明的話,而且不能讓這石像爆裂,那麼我就將教你如何煉製丹丸。”


說完,也不說話了,老者背靠了靠,身後的椅背,貌似再說,今日的課程將好了,都是各自散去吧。

幾人也是看出老者的意思,起身拿起桌面上的石頭後都是一個鞠躬,而後走了。雷動也是起身,雙手抱拳一個鞠躬,而後轉身要走。

“常金啊,你留下來,老夫有話要說。”老者見得雷動也是要走了,隨後低聲說道。雷動聽到老者說話聲後,也只能又是坐了下來。

等着幾人都是出去後,老者輕聲說了一句:“小子,過來吧。”

聞言雷動也是緩緩起身,往着老者身邊走去。

“這是5枚6品丹丸“活血丹”,聽說昨日你們幾個小子與着一個內破強者打鬥,這幾枚丹藥能讓你們身體啊,很快回到前些日子生龍活虎般,4枚呢,你和他們沒人一枚分了,還有一枚,就是丹丸上有着一道金玟的那枚啊。你就留着,那可是金玟活血丹,比起前兩枚,有效多了!”話說完,而後老者擺了擺手,意思是可以走了。

“嘿嘿,謝謝白老。那小子我,就收下了啊。哈哈。”雷動隨即浮現一抹淫笑,謝聲對着白老道。

而後雙手抱拳一個鞠躬,行了一個大禮。

“呵呵,不用客氣了,走吧,走吧!”白老笑着道,而後又向着雷動擺了擺手。

雷動望着,這老頭已經不耐煩的表情後,也是緩緩退出書房。


他也是沒想到,上午課程就這麼快的完畢了。

而後直接尋找孫洪,白羽等人。也是因爲對着龍錫學院慢慢的熟悉起來了。

雷動也是非常迅速的找到了,正在醫師那裏還在檢查的孫洪幾人。 醫療室內,孫洪等人看着一開始比着他們幾人傷勢嚴重幾倍的雷動,現在卻是生龍活虎的,他們也是非常鬱悶。

“哇擦了,雷哥啊,俺身體這麼強壯,也沒你這般,變態,昨日看着你要死去的樣子,今日你居然還能去上課。這世道不公平啊。”李博東是直接將着心裏的話說了出來。

白羽和孫洪二人,也是無語的搖搖頭,這李博東真的是有什麼說什麼啊!

“好了,什麼都別說了,跟我走吧。”雷動見幾人的傷勢,雖然玉牌的效果是有點,但是沒有給雷動醫治的效果好,雷動也是心裏有點過不去。

說玩,他也是等着孫洪等人跟着自己去出去,而後對着醫師說了幾句悄悄話,醫師也是點了點了,放走了他們幾個。

雷動去食堂拿了一點吃的後,將他們帶到了,上次於那黃素打鬥的龍錫湖邊。

找了一塊不錯的位置,隨即做了下來,而後也是讓他們幾人啊,也是坐下。

單手一揮4枚藥出現在其手中,而且其中一枚就是那有着金玟的活血丹。

“這是今天白老贈我的丹藥,你們將其服下,而白羽你也是受傷最重的那個,所以我將那枚金玟活血丹給白羽,大家有和意見沒!”說完看了看四周注視着自己的丹藥的幾人,說道。

“沒有,雷哥說什麼是什麼。昨日白羽兄弟幾次拼殺受傷是挺重,我沒意見。”孫洪隨即說道,李博東也是點了點頭,白羽的幾次拼殺自己也是看見了的。

見着大家都是沒什麼異議,雷動將金玟活血丹放入白羽手中。

“打坐閉眼,將其煉化,你的傷會好一點的。”白羽也不推辭了,接過丹藥,也是開始煉化起來。隨後雷動將其他三枚分別分了,也是各自煉化起來。

由於丹藥層次和受傷輕重之分,雷動等人都是先後睜眼,先是雷動,而後孫洪李博東,最後就是那白羽。

各自煉化活血丹之後,那身體啊似乎是比開始好多了。

白羽也是起身往着雷動一個鞠躬,而後單腳一跪,“雷哥,多謝。看今日這般,要不我們四人結拜爲異姓兄弟吧?好嗎?”

望着跪在面前白羽,雷動也是急忙將其扶起,聽白羽說完,而後也是點了點頭,幾人經過那場經歷生死的打鬥後,也是各自都是認定了。都是互相點了點頭。

孫洪還從他的儲物戒指中取出幾瓶好酒出來,“說的在多也沒用。直接來吧!”孫洪說道,雷動也是聽懂意思了,單手一揮,將宏光劍取出,往着手掌之中割去,一道血液啊是留了出來,

而後緩緩滴入酒瓶之中,而後幾人也是各自割了一道口子,往着那都要被灌滿的酒瓶內滴血。

“我雷動,”“我白羽”,“我孫洪”,“俺李博東。”“今日在龍錫湖邊結拜,天地可鑑,日月可知,有福同享,有難同當。”豪裝的聲音,四道健壯的背影,在此刻好像定格住一般,夕陽的照耀之下,四人的豪言壯語更加顯得尤爲壯麗。

幾人發誓之後,將着那已經變成紅色血液的酒啊,幾人分着喝,將酒瓶之中的帶着陽剛,義氣的血酒喝完。

而後都是互相相望,仰天大聲笑了起來!!!幾人的未來也是在這刻,又是重新變動了一番。

由於這次老生欺負新手的事情一傳開,當然雷動可是沒說自己噬天猴的事情,這種事情一說,又是發生一陣暴亂。


在休息了兩天後,突然學院裏面出現一股新生勢力叫做“輝耀”。

而且若是想加入這個社團,一定要是新生,就算是實力低微也是可以進去,但不能靠着勢力惹事生非,若是這樣,“輝耀”可是不收的,而且也不需要其他勢力那般需要交納高額的入團費。

很多新生也是聽說了這個事情後,加入了這個社團,聽說是有着一個7品內敗士的新生強者庇護,所以勢頭很猛,一下子新生學員的7成都是加入了其中。

那些加入社團後,以前被老生欺負的幾人,因爲有那七品內敗士的強者幫忙,老生現在可不敢打他們的主意了。

而且是不需要任何的報酬。而且尋求幫助的方法也很簡單,只需在龍錫湖邊的一個木盒中放入事情的起因結果即可。

這突然出現的新生勢力也是讓的那些老生無從辦法,品階底的是不敢去欺負新生了。

而品階高的呢?則是沒有那種心態去欺負新生,就視了他們的存在。

些許時間過後,一個金錫觀的新生製作出了一套徽章,徽章上刻着“輝耀”兩個字。

也是免費的放入那湖邊的木盒中,之後啊,每一個加入了其社團的新生啊,胸口都是別了這個徽章。

當然他們卻是不知,這輝耀幫主是誰,只是知道管理以及申請這個新生幫派的是火系的一個姓雷的那個小子。當然他們也是非常尊敬那人的。

“雷哥,木盒中還多出13枚徽章。我看過那名單了,387名新生應該都是有了。當然包括我們4個。”李博東的聲音在雷動耳邊出現。

“嗯,那就這樣吧,將13枚徽章任然放入木盒吧,若是以後有其他新生需要,他們也是回來取的。辛苦了,博東。”雷動淡淡的聲音出現。

不錯,這“輝耀”幫,就是雷動等人所創, 花都小仙醫 ,而後弄了這個社團,當然名字是雷動取的,來自魂書上的武技。

覺得聽起來不錯,就已輝耀爲名創建社團了。在那次事情後,雷動等人啊,也是暗自的修煉着自己的實力。

而且在那次事件過後,雷動也是將魂書中的移動身法—魂步,教給白羽等人。

“以後若是碰到危難了,打不過,還能跑嘛!”雷動心裏鄭重的喃喃道。

郊外某一處陰暗的地方。

“老大,虎猛,那小子居然被新生欺負了。現在更是被開除學籍了,我們可是要給他報仇啊!”一個穿着華麗衣袍的男子對着一名身高有2米多的男子說着話。

“虎猛,這也是咎由自取的。但是他們真以爲我鐵牛的兄弟好欺負嗎?給我等着,這幾個臭小子!”高個男子冷冷的低聲說道,低聲中也帶着些許寒意。

此時一場陰謀也是在慢慢上演着。 “每天向着石頭裏灌入神經元力,若是有一天石頭從灰白色,變成透明的話,而且不能讓這石像爆裂,那麼我就將教你如何煉製丹丸。”此時雷動腦中回憶起,那天白老所說的話。

雷動現在可是住在龍錫鎮孫洪所買的一個小院中,那場事變後,雷動也是搬到這裏,不單是他,李博東,白羽等人也是搬到了這裏。

3人也是學了雷動的魂步之後,上學院的那條長長的階梯也是不用花費許多時間。

雷動將這神經元灌入元力石頭裏面,雖然已經試驗過很多次了,而且就是每次都是將這元力石弄的爆炸開來。

說來這石頭也是很奇怪的,每次爆炸之後,若是你將體內內氣輸入最大的那塊碎石中時,其他的碎石也是在一瞬間能恢復成原來的樣子。

所以說,經過這麼多次後啊,雷動還是依然能夠繼續練習那控制神經元的方法。

“哎,還是不行啊!倒地該如何才能將這石頭變得透明呢?要麼就是神經元力太大了導致碎掉,要麼就是太小隻能讓其變白,而後是又變回原來那種樣子。”雷動也是被這石頭搞頭頭大,而後用雙手撓了撓自己的頭!

“雷哥,怎麼了,想什麼呢?這麼費勁啊?”突然雷動耳邊想起清脆如鳥叫般的聲音,轉頭一看。


“喲,是琳兒啊。嘿嘿,我嘛!在想修煉的事情。就比如我想要寫好一個字,卻一直也不好,總是要麼力大了一些,要麼力小了一些。”也沒指望林琳能想出方法來的雷動啊,也是無奈的看向正在看着他煩惱的林琳,當然那眼神之中也是略微帶着些許色眯眯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