盟主左不凡,北方域第一強者;副盟主柳老,東方域最具聲望的聖者。

尤其是左不凡,不止是北方域第一強者,更是人類九大域公認的『最強聖者』。

實力,決定一切!

當人類十二聖主九個失蹤,三個隱居不問世事,左不凡便成為了人類世界的最強者。這個掌控著神秘勢力的男人。擁有的勢力和力量,超出常人想像之外。

「做的好。」那是一個帶著修羅面具的男子,低沉的聲音有著一點磁性。

「是,義父。」聲音寒冷,那是一個黑衣青年,籠罩在黑色的斗篷中,給人的感覺殺意陣陣。

正是此刻在朱雀洲,不。整個南方域掀起滔天巨浪的曾刃。

「繼續執行計劃。」修羅面具男子點頭道,「此事成就之時。便是你登上南方域白衣會總舵主之日。」

曾刃眼中精光一閃即逝,「孩兒定竭盡所能。」



神跡之地,王者之域。

「和師傅的力量很像。」

「就好似其中一部分似的,身體感應極為強烈。」

「這種感覺……」

林風輕閉著眼眸,神色怡然。

進入完全的領悟狀態,站立已有足足半個月整。

紋絲不動!

一次次深刻感悟。身體已是越來越熟悉這種力量,彷彿在潛意識中進入自己的身體之中,血液之內。與每一寸皮膚,每一個細胞相融合,感悟越來越深刻。

「嘶!」一揮手。帶起空間震動。

「是這種感覺。」林風心之微動,右手掌頓時成拳,周圍的氣流彷彿在瞬間凝聚在右手之上。

嘭!一拳揮出。

宛如穿透空間,林風眼眸倏地睜開,「喝!」

沉然的聲音,隨著右拳轟出,使得空間急劇震動。身體與周圍氣流完美相忖,好似有著共鳴般。單單隻是普通的一拳,卻擁有著撕裂般的力量,具有強勁破壞之力。

「啪啦!」彷彿將空間撕碎。

周圍那層壁障在瞬間化為烏有,林風眼眸炯炯閃亮。

就是這種感覺!

但……

還差了點什麼?

距離領悟這『力之道』,還差了關鍵的一環。

林風握了握雙拳,眉頭輕輕簇起,進入這片區域,心中有種說不出的滋味。自己,好似從一片小空間來到一片大空間之中,周圍一切漆黑,說不出的詭異。

鼻尖輕嗅,彷彿有著淡淡血腥之味。

「怦!怦!」心跳莫名的加快,背脊骨有種冰涼感覺瀰漫而上。

是什麼?

這種感覺,到底是什麼?!


林風雙目閃動,望向前方,在那片黑暗中,彷彿有什麼正悄然接近自己。一點,又一點,一片,又一片,感應越來越深刻,越來越清晰,空氣中的氣流瀰漫著各種複雜氣息,鼻尖彷彿越來越深刻的出現血腥之味。

很濃郁!

瞬間——

「吼!!」嘶吼的聲音從遠方傳來,林風眼眸頓時綻亮。

這是野獸的嘶吼!

不,是凶獸的嘶吼之聲,眼前彷彿出現一對血紅的雙瞳,寒光畢露。那猙獰的面容,張大血盆大口,獠牙錚錚。背後,有著劇烈尖刺凝聚著寒冷血光,張開嘴腥臭的味道撲鼻而來,那唾沫異常噁心。

血狼!

異獸,血狼!

林風雙眸頓時瞪大,而此時,周圍嘶吼聲音越加濃烈。

四面八方!

自己,彷彿身處血狼包圍,血腥的感覺驚悚入鼻。驚人的氣息覆蓋所有一切,通紅的狼目在周圍如燈籠般一盞一盞亮起,象徵著驚悚和恐怖,噁心的氣息正瘋狂接近。

歷練?

磨難?

還是……

瞬間。林風的腦海浮現過無數念頭。

但,卻無從得知。這片王者之域有著無窮秘密,儼然和之前第一層雀之域完全不同。

「吼!」「吼!!」……嘶吼的聲音,此起彼伏響起。「踏!」「踏噠!」急促踏地之聲,伴隨著凌厲風聲,周圍血光覆蓋所有。血狼群四面八方瘋狂撲來,那沒有半點感情的血目充斥著寒冷至極的殺意。


此刻,所有一切都是無用。

殺!

再沒有第二條路。

「剛好試試。」

「新領悟的『力量』。」

林風雙眸炯然,並未躲閃。

或許,躲閃能讓自己輕鬆避開這些血狼的撕咬,但……

效率卻會降低許多。

「來。」林風屹然站定,雙拳握起。

並未使用紫晶槍,初掌這股力量,唯有雙拳才是最佳的感悟和磨練。只要雙拳漸漸適應這力量。掌握這條『力之道』,屆時紫晶槍便能隨意發揮,而眼下使用紫晶槍無疑是減低『效率』,正如躲閃一樣。

沒必要。

「轟!」林風眼眸灼然,一拳轟出。

帶著風聲赫赫,與撲的最凶的一頭血狼相接觸。

「嘭!」一拳,便將狼爪轟成碎片,連帶著前肢。腦袋完全轟成碎渣。

哪怕沒有任何星力賦予,哪怕沒有任何星技施展。僅僅只是**的力量,僅僅只灌輸一部分新領悟的『力』,威力便已可怕如斯。而此時,左拳順勢揮出,與身體左側方那張牙咧嘴的血狼再次親密接觸。

拳與獠牙的對碰。


嘭!血狼最為銳利的獠牙粉碎。

衝勁極大,林風的左拳瞬時穿透喉嚨。伴隨著嘶吼之聲,又是一頭血狼被擊斃。

但此時,林風已然無從躲閃。

血狼群的來勢,既快又狠,密密麻麻。

「哧啦!!」一頭血狼。利爪落在林風背脊上。

「嗷!」又一頭血狼,尖銳的獠牙嗑在林風腰側,血腥之味蔓騰。

但……

兩聲慘烈的嘶吼聲響起。

這兩頭率先成功『偷襲』的血狼,彷彿抓到咬到那堅不可破的岩石般,利爪破裂,獠牙更是斷開,正是偷雞不成蝕把米。而此時,林風雙眸炯然,左右雙拳同時間轟出。

嘭!嘭!兩頭血狼瞬間被擊斃,毫無還手之力。

快,准,狠!


「雀王獄,畢竟是星域級別。」林風輕道。

早在剛才,自己便感應到這些血狼的實力,比起自己遠低一個等次。

只是星域級巔峰。

或許,自己的本體無法如此肆無忌憚的硬抗血狼攻擊,但分身的身體,卻傳承上古神獸的血液,星空強者的**而凝成!比起普通聖者恐怕都強千百倍,抵禦這些血狼攻擊,簡直是小兒科。

就算自己站著不動任這些血狼攻擊,它們都傷不到自己哪怕一寸皮。

**裸的差距!

「轟!」「轟!」短短瞬間,林風又是十餘次揮拳而出。

每一次揮拳,都能帶走一頭血狼的性命,然奇怪的是這些血狼並沒有『屍體』,每次被擊殺瞬間便消失無影。

「幻覺?」

「不,這是真實的。」

林風心中很明白,然眼前所見卻又是事實無疑。

這些血狼殺不盡么?

自己不知。

但起碼眼下,所能感覺到的血狼氣息,有數萬頭之多!

「想那麼多做什麼。」

「再多都無所謂。」


林風淡然一笑。

自己,並非星域級巔峰的本體。

以聖者的實力來掌握『力之道』,無疑省卻許多顧忌和危險。自己,毋須顧忌這些血狼的實力,毋須在乎是否會受傷,只需專心一意磨練技巧,掌握力量。

以廝殺血狼而領悟——

力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