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武這一招是新悟得的,是學完御風術之後,突然想到的辦法,漠風自然是見所未見。

“漠師兄小心。”滄月叫道。

可是她叫得太遲了,漠風竟然被自己的玄虛刀法給斬成了四塊,他一道元神想要飛走,卻被洪武一個神識發出,頓時將這元神給絞碎了。


“你,你不是金丹。”見洪武能發出神識,滄月驚叫一聲。

“是不是金丹又如何?”洪武說着往前邁了一步,竟然一步到了滄月身邊

“你想幹什麼?”滄月緊緊捂住自己的身子敏感的部位。

“我呸,你想得美。”洪武啐了一口。

“你,你……”

“你一定是那種大小姐吧,”洪武道,“總是覺得整個世界都對你有所企圖,其實像你這樣的修爲,倒也過得去,只不過你這種歹毒心臟的女人,絕不是我的菜。”

“我,我……”

“別你你我我的了,我現在只要向你借一樣東西,若是你肯乖乖配合我,我便放過你。”洪武道。

“好,我答應你。”滄月眼珠轉了轉,卻已經傳出一道神識給楚河,讓楚河過來救自己。楚河在遠處早就看見了這一幕,他驚訝於洪武的實力,也同時爲漠風感到惋惜,但是他一直沒想上前,而是想事不關己,高高掛起。

“答應得這麼幹脆。”洪武笑道,“權且相信你,這樣,只要你將剛纔那招拳術教給我,還有將身上所有值錢的東西都留下,你便可以走了。” “真的這麼簡單?”滄月卻是不信。

“那難道你非覺得我圖你點啥,你才願意相信我是嗎?”洪武不由氣樂了,覺得這些大小姐實在是自我感覺太過良好了,總是覺得別人對自己都是有所圖的,不是圖自己的色,便是圖自己的財,要不就圖自己的權力地位。

“你教還是不教?”

“教,這只不過是個化神戰技,有什麼不能教的,”滄月道,“只不過你的修爲……”

“你別管我的修爲如何,反正只要你能教,我便能學。”

洪武當然有這個自信,他的煉體程度已經到了合體巔峯,而神識也是達到了合體期的水平,若是說連化神境界的戰技能學不會,那豈不是讓人笑話死。


“好,我這拳法叫作千幻百鍊拳,你看好了,應該是這麼使的。”滄月一邊慢吞吞地拖着洪武,一面等着楚 河過來救自己,她不知道的是,楚河也在慢吞吞地拖着,他對這滄月雖然有一些好感,但是卻並沒有非分之想這次若不是因爲得到洪天寶藏圖的時候,滄月也在場,他甚至都不想帶滄月過來。

滄月演示了一遍,又將靈氣如何運轉的方法一點點告訴洪武,洪武見她故意慢慢說,也知道她在耍小聰明,卻不說破。

滄月演完了一遍之後,洪武很快就掌握了這千幻百鍊拳,很快地演了一遍,他一揮手,頓時打出數萬拳影,威力明顯比滄月的千幻百鍊拳要大得多。

滄月不由咂舌,她故意說得很慢,有一句沒一句的,甚至有些地方還故意說錯了,結果洪武竟然能使出來,而且威力還比自己使的時候大得多,難道說,這千幻百鍊拳本來就應該按自己故意說錯的那種方法修成?

滄月自己都開始懷疑自己的時候,洪武又演了兩遍,他覺得這千幻百鍊拳雖然威力不小,但是始終有一種隔靴搔癢的感覺,溫溫吞吞,似乎不透,問題出在哪裏呢?

當然滄月說的那些錯的地方,洪武是一目瞭然,要不然也不會使出更強的拳來。可是問題就在於,洪武始終覺得這拳法還有改進的地方。

自己已經將這千幻百鍊拳演化成了萬幻百鍊拳了,難道還要再分出更多的拳影來,使出十萬百鍊拳?

不,不是這樣的,洪武心中有所悟,他突然是想到了一句話,這句話是洪非所說,傷其十指不如斷其一指。這話的意思很明白,如果傷了敵人的十個手指頭,卻不如斷他一個手指頭來得更有威懾力。

對了,應該是這樣,這千幻百鍊拳的重點,不是千幻,而是百鍊,看來自己走的方向不對,幻出拳越多,反而威力越小,是因爲自己幻出的拳,沒有經過提煉,這個煉字至關重要。

洪武皺了皺眉頭,演示了一遍,這次,他將萬幻拳重新修成了千幻拳,擊出這千幻拳之後,威力果然翻倍地往上漲,竟然有一拳擊碎空間的氣勢。

滄月在一邊也看得呆了,她從進入化神就練習這千幻百鍊拳,這千幻百鍊拳自己修了無數遍,雖然拳影越來越多了,但是威力卻似乎一直是固定的,可是現在看起來,這個看上去只是金丹的高手現在演示的拳,卻已經不再是自己所熟悉的千幻百鍊拳了。

萌寶媽咪:是狗仔隊隊長 ,又試着將拳影十合爲一,變成了百幻百鍊拳,果然,拳影越是少,這威力就越大,但是洪武卻發現還有一個問題的存在,比如千幻合成百幻,威力也只不過能翻個三倍左右,卻並沒有達到十倍的效果。

難道還有別的問題?洪武再度沉思起來。

對,百鍊的煉字,到現在還是沒有體現出來,是不是要在出拳之時,經過某種轉化呢?洪武的悟性一直很高,這時候用了心,便決定再試一試這個煉字。

又是一記百幻百鍊拳擊出,這回洪武有意地控制了一下拳勢,使它變得有節制起來,結果,這揮出的一拳,威力卻強大於之前的三倍。

原來是這樣,洪武頓時明白了,緊接着,洪武又試了一次百幻千煉拳。這一次,拳的威力再度提升了三倍。

洪武現在揮出一拳,那拳風竟然直衝到那雪頂沙丘之上,將沙丘從中開了一個大洞,將這沙丘擊了個對穿。

太好了,就是這個。

千幻百鍊拳被洪武完全悟透了,它的關鍵在於,一開始要幻化出越多的拳影,威力越大,但是在幻化出拳影的瞬間,要將這些幻化出來的拳影合一,比如百倍合一,比如千倍合一,這種合一的數量越大,拳的威力就越大,同時,對出將要擊出的拳,要經過煉化,越是有節制地出拳,拳的威力就越大。

洪武決定最後再試一次,他幻化了一萬個拳影,最後卻萬合爲一,成了一拳,而且這拳卻經過了萬次煉化,他這一拳,應該叫萬煉一拳纔對。

一拳向着那沙丘再度揮出,拳飛得很慢,拳風之中精純的能量讓人感覺到恐懼,這一拳慢慢飛向沙丘,只一下,竟然將那沙丘轟平了,那高聳入雲,不見山頂的沙丘,竟然被洪武一拳給轟平了。

在一邊的滄月看呆了,她這時候對洪武的態度已經來了一個大轉變,原本她是十分瞧不起洪武這樣一個螻蟻的,然而隨後她發現洪武這個螻蟻卻不是螻蟻,而且擁有比她還強大的實力之時,她的態度是畏懼,同時又有不服,但是在洪武轟出這一拳之後,她對洪武已經沒有了不服,也沒有了畏懼,而是單純的敬佩。

“你,前輩你,能將這一拳教給我嗎?”滄月問道。

“可以。”洪武也不是小氣的人,雖然滄月他們一開始想針對洪武,但是洪武對於這些不存在威脅而且並沒觸到自己逆鱗的修士,卻是比較寬容的。其實寬容也是強者的一種態度,這說明他有能力有實力給以寬容。

“現在我就可以教你這一拳的法門,只不過你學不學得會,就要看你的造化了。” 滄月這個人其實就是大小姐脾氣,拿一般人不當人看,其實本質上並不壞,若是她將你當成朋友了,便不會起什麼壞心眼。

洪武將自己的心得說給滄月聽,過了一會滄月便學會了十合一,修成了百幻千煉拳,這已經到了她的極限了,但是習得了這方法以後便可以在境界提升的時候再修習此拳,總有一天會使出像洪武剛纔那拳一樣的威力來。

洪武教完滄月之後,滄月也很乾脆地將那本洪天祕境藏寶圖給了洪武,並且告訴洪武:“前輩,這洪天祕境之中的寶藏很多,只不過像前輩收取的那個寶貝葫蘆這樣沒有妖獸守衛的卻是十分稀少,許多妖獸的實力大得驚人,因此前輩要多加小心。”

洪武點點頭道:“行了,你回去吧。”

滄月剛要飛走,突然洪武叫住她道:“既然你將這藏寶圖給了我,我也不能讓你白跑一趟,這樣吧,我帶你倆去尋寶吧。”

洪武這麼一說,滄月當然心動了,以她和楚河的實力,卻是不足以去找更另高級的寶貝,但是若是洪武帶上自己,說不定還真能尋到不錯的寶貝。

在一邊隱藏的楚河卻是一驚,他沒想到洪武竟然發現了他,更沒想到洪武竟然願意帶他們去尋寶。他和滄月不同,他是經歷過修真界的,因此對每個人都會保持基本的懷疑。

這是每個經歷了修真界的修士必然的習慣,相比洪天祕境之中成長的滄月,他更知道,世上沒有免費的午餐。

但是尋寶對他來說,誘惑還要比恐懼大,因此他也滿口答應了。

這本洪天藏寶圖,也不知道是何人所繪,當中標出了許多洪天祕境之中的寶藏,有些標得清楚,有些標得模糊,只寫了一個大概,像金風葫蘆這個地方,就標得不甚清楚,只是在圖上畫出位置,唯一的說明就是寶貝等級較低,適合化神期去取得。

洪武之所以選擇帶上他們兩個人,是因爲洪武現在對於洪天派一無所知,正好在一路上可以套兩個人的話,當然,他知道楚河的警惕性比較高,帶上他,卻是爲了防止他中途逃走,回去報告,到時候洪天派派出高手來追殺自己,自己就麻煩了。

洪武不知道的是,此時此刻,洪門門主洪吞海,正在努力地爬着天梯,他若是爬上了天梯,成了洪天派的雜役弟子,那麼洪武的麻煩就不止是在祕境之中被人追殺這麼簡單了。

他將滄月與楚河二人裝進了桃源空間之中,這二人一進入桃源空間,頓時驚歎不已,凡是能煉出如此大的一個可以承載生靈的空間,修爲一定不會低。

當然,以一般人的常識去推測,洪武的修爲的確不低,可是洪武的修爲已經無法用修真界的常識來推測了,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麼修爲,因而他自己也覺得,修爲其實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戰鬥力。

洪武這次確定要去尋找的寶藏,是在一個倒畫着一座山的地方,在整張地圖之中,只有這裏最爲突兀,和整張地圖的畫風不同。

骨子裏,洪武是個好奇的人,因此他覺得這裏一定有什麼好寶貝。

這種沒來由的想法,洪武卻要將它付諸行動。

地圖上的這個位置,距離西邊沙漠卻是不遠,洪武召出九天丹棺,向着這方向飛行,兩個時辰之後,洪武跳下丹棺,收起了九天丹棺,看着眼前的景色啞然失笑。

這藏寶圖之上,畫着一座向下的山,洪武一直都沒猜透這向下的山到底是什麼意思。現在卻看明白了,這山尖向下的山,並沒什麼特別涵義,而是這山就長成這樣。

這山也是懸浮的,下面是尖的,上面是平的,看上去十分奇怪。


洪武看了看這山,知道想要往上爬卻是不可能的,只有往上飛行,纔有可能飛得到這山上去。

洪武召出金羽寶甲來,穿上之後,身上便多了一對翅膀,洪武駕着這翅膀往山上去飛,飛到一半,卻感覺到一股強烈的風將洪武給阻擋了,這風十分猛烈, 生生將洪武吹了回來。看來這山中的寶貝顯然不是那麼容易得到的。

不過洪武並不泄氣,他知道越是守衛森嚴,或者越是難以取得的地方,所擁有的寶貝就越是珍貴,這是人之常情,若是簡單便能取得的寶貝,一定早就被先人們給取走了,輪也不會輪到自己頭上。

不過這強烈的風倒是個問題,幸好洪武會御風之術,因此只要掌握這怪風的規律,便可以輕而易舉地突破這怪風。

可是這怪風甚是奇怪,彷彿混亂無比,根本沒有規律可言,這讓洪武十分頭疼。

突然,洪武心中一動,又想到了一個辦法,自己爲什麼要被這風牽着鼻子走呢?自己既然會萬煉一拳,爲何不試一試強行突破呢?

想到這裏,洪武便發動了萬煉一拳,一股龐大的能量凝在洪武手中,洪武緩緩將它放出,這能量團與怪風相遇,頓時將這怪風給頂往了。

這怪風也是一種能量,兩股能量相遇,必然是強者獲勝,因此洪武一拳轟出,竟然勝過了這怪風,怪風被這一拳的能量抵消,竟然徹底消散了。


洪武心中一喜,連忙駕着這翅膀想要再次飛行,結果這次又有了問題,他這一拳轟走了怪風,卻也將這一帶全都變成了真空,翅膀雖然好,但是沒有空氣,自己卻是根本飛不起來。

難道要召出九天丹棺來,駕着九天丹棺過去嗎?

洪武於是召出九天丹棺,跳上丹棺,便向着這顛倒之山駛去,結果剛駛了一段路,九天丹棺卻碰到了一層屏障,被彈了回來。

這是怎麼回事? 一枕歡涼:總裁謀愛無下限

“前輩,我記得那張藏寶圖上說的是,這個寶藏周圍有禁飛陣法,禁止使用靈器一類的東西飛行,只有肉身飛行,或者跳躍,才能不被這陣法抵擋。”滄月說道。

洪武頓時鬱悶無比,之前這中間有怪風,肉身倒是可以借風飛行,現在變成了真空,這肉身如何借風飛行呢? 真空,代表着沒有空氣,雖然修真界的飛行很多都不需要空氣,乘坐着靈器也能飛行。但是由於這顛倒之山上還存在着一個禁空法陣,因此靈器飛行是不允許的。這就意味着只能夠以肉身飛行,似乎這個寶藏並不是爲了人類設置的,而是爲了妖獸設置的。

但是肉身飛行,都是需要空氣推動的,就像鷹飛得再高,也是需要以空氣托住翅膀,可是洪武剛纔的一拳,卻造成了一個巨大的麻煩,那就是使得這顛倒之山的四周,形成了一個真空帶。

這可真是自作自受啊,洪武心中嘆一口氣,不過洪武卻並不死心,他從來都沒有死心過,這也是洪武的性格特點,他的性子十分堅韌,從來不會真的放棄。

想了一想,洪武突然想到一個辦法。自己不是有金風葫蘆嗎?真空之中,若是以金風葫蘆推動自己,這不就可以了嗎?

想到這裏,洪武取出金風葫蘆,輕輕一拍,金風葫蘆便噴出一股強風來,這強風推動着,把洪武往山的方向推去,洪武大喜,知道這個法子可行,於是使出御風之術,控制着風的方向。

不一時,洪武的身子隨風上下,如同一隻翩翩的蝴蝶一般,一上一下,竟然在快速地向着那顛倒之山飛去。

終於穿過了這真空地帶,登上了這顛倒之山,洪武松了一口氣,將金風葫蘆收了起來。

隨後他將滄月與楚河放了出來,三個一齊往前行動。

這顛倒之山看上去不是很大,可是上來之後,卻發現這山還是很大的,山並不是平的,而是像一個漏斗一般,從上往下傾斜下去。

洪武三人順着山坡往下走,走了一段,突然洪武停了下來,其他二人也連忙停下來,但見從一邊的樹林之中,竄出一隻雙頭的怪獸來,這雙頭怪獸一個頭是蛇頭,一個頭是虎頭。蛇頭不停地吐着信子,而虎頭則張嘴大吼,這怪獸的身子卻是馬的身子,四隻蹄子寬大,走在堅硬的石面上,卻能留下一個個腳印。

洪武從來沒見過這種怪獸,悄悄問棺君,棺君也沒見過這麼奇怪的東西,只不過他卻提醒道:“小子,這東西好像身具兩種靈氣屬性,一種是木,一種是金,這倒是有點奇怪。”

的確,這虎頭與蛇頭在一起,一個是木行,一個是金行,這金克木,因此一般而言,這兩種靈氣不能並存,然而此時在這怪獸的身上卻是同時存在了,而且看上去它們之間並沒有什麼相互妨礙。

同時具有兩種相剋靈氣的怪獸世所罕見,洪武又動心了,他發現自己有一種收藏癖好,也是因爲自己的桃源世界足夠大,因此他總是想着把各種稀奇古怪的東西都收進桃源世界裏去。

他以己度人,突然想到,是不是這個洪天祕境也是這麼形成的,到處收集各種稀奇的東西,放進了這祕境之後,最後竟然能自成生態,卻也是十分少見的事情。

這金木靈妖向着洪武撲來,洪武一側身,一擡手,一拳向着金木靈獸轟去,原以爲這金木妖獸只不過是一拳便轟碎的小雜碎,然而拳轟出去,卻發現這金木妖獸面前突然出現一個金盾,將一拳擋住,拳將金盾擊碎,然而金盾之後,竟然是一個木盾。木盾也應聲而碎,便木盾後面又是一個金盾,如是一重一重,竟然將洪武這一拳完全擋住。

洪武從來沒見過這樣的招式,卻是十分新奇,原來靈力還可以這麼使用,他已經看明白了,這金盾與木盾的交替是有意爲之,金盾在前,使得洪武的拳力同化成金行之力,而後面的木盾卻是以木消金,金行之力被木行靈力消耗,必然減少一部分,然後轉化不了的,再度轉成金行靈力,以木行靈力轉化。如此反覆,竟然可以將自己一拳之力給消解掉。洪武這一拳雖然不是全力,但是他現在對拳勁的領悟力已經十分高深,隨手一拳,卻也威力強大。

看來自己對五行的認識還不夠,五行不是獨立的,而是可以相生相剋的,相生相剋用得好,能發揮出五行的威力大大增加。

洪武想着,又發出一拳,看着這金木怪獸不停地消解自己的拳力,等它消解完了,又發了一拳,這一拳一拳的,如同狸貓戲鼠一般。

洪武身體之中的靈氣,本自世界之樹,卻是無屬性的,或者說全五行的,而且洪武本身會五行煉體術,包括靈蛇煉體術,靈鶴煉體術,虎魔煉體術,靈龜煉本術與靈犀煉體術。洪武之前雖然嘗試過將它們全部融合,可是他的極限卻是將兩兩合一,比如將靈蛇與靈龜兩者相合,形成了玄武煉體術,而後來又將虎魔煉體術與靈鶴煉體術兩兩相合,形成虎鶴雙形,可是這些融合,真的是成功了嗎?

洪武原來以爲自己是融合成功的,可是現在從這隻金木怪獸身上,洪武卻看到了自己的不足。

知到自己的不足,便是一個進步。

洪武打向金木怪獸的每一拳,卻並不是隨意而發,而是每一次都是以兩種靈力相合發出拳力。比如第一拳是水火,第二拳便是火金,這樣不停地揮拳。

果然這金木靈獸一開始還好,能夠抵擋洪武的拳力,但是到了後來,洪武往拳中融入五行靈力之後,這金木怪獸便抗不住了,最後洪武輕輕發出一拳,便將它擊個粉碎。

將這金木怪獸給擊碎了之後,地上掉落下來一顆小珠子,這小珠子一半是白色的一半是青色的,樣子倒是十分漂亮,洪武也不知道這珠有什麼用,反正既然掉下來了,又挺好看的,洪武便將它送進了桃源世界,搞研究這種世界,向來是棺君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