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譬如現在九陽世界與畢方妖界的戰爭,強大的仙級戰陣,的確在某些時刻可以扭轉戰場中的格局。

但是真正能夠左右一場戰爭勝負的關鍵因素,還是在於頂尖的武道強者。

如果沐龍妖王的實力恢復到巔峰時的狀態,即便是葉楓能夠拿出與之抗衡的戰陣,遍尋整個九陽世界也找不出這麼多的人仙,天仙來發揮出戰陣的威力。

同樣的道理,放在仙界和神域也是一樣,能夠登臨武道巔峰的存在,終究還是少數,能夠輕易左右一場戰爭的勝負。

所以說,唯有自身的強大,才是一切的根本。

葉楓正是深知這一點,所以並沒有認為有了嗜血狂魔戰陣,他便可以無懼一切。

造化爐內,還封印有戰龍神尊的殘念。

只要將戰龍神尊的這一縷殘念煉化,葉楓便可自如的掌控自己的戰龍血脈。

真龍一族,有著諸多的分支,為戰鬥而生的戰龍,絕對是最強大的分支之一。

戰龍血脈,能夠賦予武者在戰鬥中領悟神通的本能,並且還能夠大幅度的強化提升自身的力量。

血脈之力的掌控自如,再加上劍道之力,長生天賦的獲得,儘管葉楓的修為並沒有突破,卻能夠感受出自己的實力,變得更加強大了。

葉楓在青海城閉關的這段期間,嗜血狂魔戰陣的共享,讓各大勢力對於道倉武尊等人被殺的事情,便絕口不提。

武聖山,玄門,道門得到嗜血狂魔戰陣后,便都開始緊張的演練,以求儘快的掌握自如。


相較而言,本就擁有仙級戰陣的東州神宗,卻並沒有從這一次的會談中,得到任何的好處。

非但沒有得到好處,原本神宗在天下大勢中最佔據優勢的陣法方面,因為嗜血狂魔戰陣的共享,反而逐漸的將要失去這種優勢了。

東州神城的上空,聖主東極雲峰還在神殿內閉關參悟成仙之法。

在神殿之上,一座秘境小世界,隱藏在重疊的空間中,名為虛空界。

修為達到仙境之後,可以憑藉仙元在虛空中開闢出小世界,修為越高,對空間之力的感悟越深,開闢出來的小世界空間就會越加的穩固,範圍也更為廣闊。

絕大多數的仙境強者都會開闢自己專屬的秘境小世界,神宗的虛空界,則是東極祖師在荒古時代開闢而出的秘境。

三千多萬年來,經過神宗歷代仙境強者的加固與開闢,這片虛空界的範圍已經極其廣闊,十多位仙境強者,都在這虛空界中開闢洞府,潛心修行,不問世事。

在虛空界的中央,有一片巨大的湖泊,湖中有一座小島,這裡是虛空界的禁地,即便是常年生活在這片秘境中的諸多仙境強者,也不得靠近這座湖心小島。

從南荒的青海城回來后,東極天仙的神色始終都有些沉凝。

荒古時代,自九陽祖師銷聲匿跡,五大聖地的開山鼻祖杳無音訊后,五大聖地之間的明爭暗鬥,便從來都沒有停止過。

儘管從某種意義上來講,五大聖地都算是出自於九陽一脈,但五大聖地都以人族正統自稱。

武聖山的煉體秘術天下第一,神宗的陣法舉世無雙,佛門的煉神法門無人能比,道門的煉丹千古稱尊,玄門鍊氣與煉體並修,千萬年來都以五大聖地之首自稱。

不論是傳承,還是底蘊,五大聖地之間始終都保持著某種平衡,然而這個平衡一旦被打破,對於其他聖地的地位,定然會有極大的影響。

整個神宗,包括整個天下,都沒有人知道虛空界中央那座湖心小島到底存在著什麼,為何會被稱之為禁地。

唯有東極天仙一人,知曉這其中的因果。


湖心小島的附近,布設有仙級大陣,乃是東極祖師所留,唯有特殊的秘法,才可以踏入這座大陣。

千萬年的歲月以來,東極天仙已經不是第一次來到這裡了。

整個神宗的仙境強者中,唯有他知曉通過大陣的秘法,可以進入湖心小島。

東極祖師留有古訓,後世之人,任何人都不得踏入這片禁忌之地,也沒有任何的破解的秘法與秘術傳承留給後人。

或許是出於一種好奇的心理,東極天仙鑽研陣法之道千萬年,終於在數萬年前,研究出了可以進入湖心小島的秘法。

那裡,的確是一處不祥之地,因為小島上,鎮壓著一位傳說中的存在!

「東極小子,三萬年了,你還沒有下定決心嗎?」

就在東極天仙剛剛踏足這座湖心小島的瞬間,一道聲音便驀然出現在他的耳畔。

這聲音中,充滿了無盡歲月的滄桑,源自於湖心小島的一座漆黑的山洞。

身為當今九陽世界身份最古老的五位天仙之一,在這裡卻被人以長輩的語氣叫一聲小子,東極天仙並沒有任何的詫異,神色顯的很平靜,似乎這種稱呼,很理所當然。


「東極天拜見祖師。」他面朝山洞的方向,躬身行禮。

古往今來,能夠被他稱作是祖師的人,唯有那荒古傳說中的存在,人族共主,燭九陽!

荒古年間,燭九陽以煉界大陣,欲要將這座位面世界祭煉成無上仙兵,道虛,東極,太玄,元古,阿彌五大弟子發現他的陰謀,拼盡一死,挽救了天下蒼生被煉化的命運。

燭九陽的肉身與仙靈被分開鎮壓在不同的地方,神宗的虛空界中,鎮壓的便是燭九陽的仙靈!

「三萬年前你來過一次,只要你幫我脫困,本尊就收你為親傳弟子,他日與我一同飛升仙界,如今你可考慮好了?」

山洞中,一縷微弱的意念傳遞而出,讓東極天仙的神色變幻不定。

燭九陽提出來的條件,對於普天之下任何一個武者來說,無疑都是充滿誘?惑的,但這位荒古時代的人族共主,卻並不像是千萬年來世人所傳頌那般,這也是東極天仙萬年歲月來猶豫不決的原因。

「荒古至今三千萬年,有人成仙,卻無人能夠飛升,你難道不想飛升仙界嗎?」燭九陽的聲音再次悠悠傳出。

東極天仙神色一凜,按照常理而論,武道成仙,便可飛升仙界,除非自己不願飛升,逗留在下界。

仙境強者在下界最多滯留萬年,但也有諸般秘法,可以將滯留下界的時間無限延長。

但是,並非是所有人成仙后都願意滯留在下界,荒古至今三千多萬年來,也有人嘗試過飛升仙界,卻無人能夠成功。

「為何無法飛升?」東極天仙試探著問道,既然燭九陽提及了這個問題,說不定他知道原因的所在。

「因為這座以我的名字來命名的世界,被封印了!」山洞中傳出燭九陽的回答。

「什麼!」

東極天仙心中一震,眼中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九陽世界何等的浩瀚,五大地域廣闊無邊,況且還有更加無盡的海域,什麼人能夠擁有如此強大的力量,將一座世界封印?

天仙絕對無法做到這一點,難道是九陽祖師?

東極天仙的心頭浮現出這個想法,因為燭九陽曾經試圖將整個世界祭煉成無上仙兵,或許他的修為超越了天仙,擁有這種不可想象的能力。

然而燭九陽並沒有對這個問題多做任何的解釋。

「只要你幫我脫離封印,待我將這片世界祭煉成仙兵后,會帶著你一起飛升仙界,我燭九陽可以用道心來起誓,你還有什麼可擔心的?」山洞中的燭九陽再次說道。

武者修道,元神與天道溝通,以道心起誓,若是違背的話,便會受到天道的懲罰,形神俱滅。

燭九陽既然都已經將話說到了這個份上,東極天仙不禁有些心動,相比起能夠飛升仙界,去那更加廣闊的世界追逐武道的更高境界,區區一個神宗聖地,還有什麼可值得在乎的?

「我要如何才能夠幫祖師脫困?」東極天仙咬了咬牙,心中做出了決斷。

「很好,只要你按照我說的去做,我燭九陽以道心起誓,脫困之後,必將帶你一起飛升仙界,絕對不會違背自己的誓言!」山洞中傳來一道蒼老的大笑聲。

按照燭九陽的要求,東極天仙走入了漆黑的山洞,在山洞的深處,是一片開闊的空間,一個雙目閉合的中年男子,盤膝坐在蒲團上。

「父親?……」

看到這中年男子的瞬間,東極天的內心百感交集,眼前這盤膝坐在蒲團上的身影,千萬年歲月來,他從不敢忘記,腦海中似乎有浮現出從小到大在父親的指導下修行的場景。

中年男子身著青衫,雙目閉合,面龐上保持著堅定不移,視死如歸的神色。

他,便是開創神宗一脈古老傳承的鼻祖,東極!

東極的雙手捧著一隻玉盒,三千萬年前的荒古歲月,他以一身的修為與性命,盡數灌注在這隻玉盒上,鎮壓著燭九陽的仙靈!


在燭九陽的五大弟子中,唯有東極,最是精通陣法,又擁有空間之力的天賦,最擅長封禁與鎮壓,所以最終鎮壓燭九陽仙靈的重任,便落在了他的身上。

「父親啊,孩兒終於再次見到您了……」

東極天跪在了地上,千萬年的歲月過去了,他已經是如今蒼老的模樣,滿是皺褶的面龐上,老淚縱橫,顫巍巍的爬到了父親東極的面前。

一代東極祖師早已逝去,周身沒有一絲一毫的生機流轉,唯有被他捧在雙手中的玉盒,光華閃爍,凝聚了他一身的修為與生命精元。

但是今天,身為東極之子的他,卻是要將父親以生命來鎮壓的人釋放出來,這是何等的大逆不道?

「東極和元古他們五個人當年是犯了糊塗才做下了錯誤的決斷,千萬年前,我若將這天地煉化,定會帶著他們五人一同飛升仙界。

你父親犯下的錯誤,你莫要再犯!」

燭九陽的話語猶如魔鬼充滿誘?惑的聲音。

「你只需要將玉盒拿起來,我便可以破開封印,重見天日了!」

在飛升仙界的夢想,與父親留下的古訓之間,東極天猶豫了很久。

最終,他伸出了雙手,將父親至死都捧著的玉盒,輕輕的拿起。

在玉盒脫離東極祖師身體的剎那,山洞中驀然出現了一縷微風,東極祖師的身體微微一顫,化成了灰燼,飄落在蒲團上。

與此同時,東極天手中拿著的玉盒,原本閃爍不定的光華,也在同一時間剎那熄滅…… 東州神宗的虛空界。

東極天自湖心小島離開,他的身體處於空中,閉著眼睛,雙臂展開,大口大口的呼吸。

「三千多萬年了,我燭九陽,終於重見天日了!……」

片刻后,東極天睜開雙眼,口中說出來的話語,卻是古老而又滄桑。

燭九陽的仙靈脫困后,便第一時間奪舍了東極天的識海,佔據了他的肉身。

出於道心誓言的考慮,他並沒有將東極天置於死地,而是將他的仙靈,鎮壓在識海的深處,鳩佔鵲巢,藉助東極天的身體,重現天日。

「只要再尋回我的肉身,這天下,還有誰能阻擋我的腳步?」

燭九陽哈哈大笑,周身都瀰漫涌動著俾睨天下的霸道氣息。

就在這時,燭九陽突然眉頭皺起,伸出手指凌空一劃,空間破開一道縫隙,一步邁出,自虛空界中走出。

神城內的神宗深處,燭九陽的目光落在了一個絕代傾城的女子身上,從她的身上,燭九陽感應到了自己在荒古時留下的印記氣息。

「破法符文不是應該在那個叫做葉楓的年輕人識海中嗎,怎會落到這個女子的手上?」

燭九陽眉頭一皺,身形從高空落下,出現在那絕代傾城的女子面前。

這女子,正是神宗聖女,東極夢蝶!

「拜見祖師。」

看到『東極天仙』出現在自己的面前,東極夢蝶盈盈施禮,並不知道眼前的這個人,已經不是東極天,而是藉助東極天的身體,重獲新生的,燭九陽!

燭九陽點了點頭,旋即探出一根手指,點向東極夢蝶的眉心。

東極夢蝶面現疑惑,本能的察覺到一絲不妙,便要避開,卻感覺到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束縛了他的修為與身體,無法動彈分毫。

在眉心被對方的手指點中的剎那,一股浩瀚莫測的神念之力湧入她的識海,讓東極夢蝶整個人變得惶恐不安起來。

識海中央的紫府中,她的元神頭頂懸浮一尊寶鼎,嚴陣以待。

紫府大開,一個周身繚繞著金色火焰身影,出現在她的識海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