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這時,杜乾的眼中,忽然閃過最後一絲清明。

」你們殺了我,主人,一定會讓你們付出代價!」

只是那麼一絲清明,說出來這最後一句話,杜乾的眉心之處,忽然多了一道紫色的印記,就像是符文一般。

「這活屍鬼竟然還有神志,李風雲,你的搜魂術怕是退步了。」

人群之中,立刻就有人嘲諷的說了句。 李風雲的臉色,頓時就變得難看起來。

還沒有等他動手,那個叫做君莫的男人,直接一指點在了杜乾的眉心之處。「這是一種傳承密法,用來保護魂識的咒印。」

君莫面色變得格外難看,說:「有這個咒印在,他的魂識就不會被摧毀,強行那樣做,也只會連帶著他的魂魄和活屍鬼的身體一同廢掉,想要解開的話幾乎不可能,咒印太過玄妙,恐怕只有宗主可以做到了。」


若乾微咬著唇,小聲的說:「那就帶回去,讓我爹來處理。」

君莫點了點頭,說:「這活屍鬼有傳承密法,還有那上層靈鬼,攝青鬼的氣息,這代表他很快就會變成攝青鬼,或許不用煉製成傀儡,作為護山靈鬼,也不是不可,只是李風雲,如果你在搜魂之時就發現,那他根本就沒有用密法的機會,是不是這大師兄的位置你坐久了,已經開始變得倨傲?」

「你最好確定,不會因為這件事給我們這次的行動帶來麻煩,否則我一定會稟報宗主。」

李風雲低下頭,聲音沙啞的說:「那個人,已經死了,肉體凡胎,他不可能活下來。」

「大家都繼續休養吧,城主府明天就可以破開,那些詭異的陣法,已經破解的差不多了。」

李風雲並不知道,此刻的吳淵,不但沒有死,反倒是藉助著他的那一劍,有了天大的造化。

……

青石長街之上,莫名的颳起了一股風。

這風顯得凄涼無比,陣陣陰氣包裹在其中,給人一種格外死氣沉沉的感覺。風,並不是來自雲隱城。

而是來自地獄空間留下的半米的入口。

地獄第一層之中,殘破的建築,正在緩慢的散發著黑氣。

鬼魂已經一個不剩,全部被切割了身體之後自爆。

地上還有一具殘破的身體。

這是屍煞的身體,他頭,軀幹,雙腿,分成了四五分,顯得凄涼無比。

岩漿似乎都在凝固了起來,沒有繼續翻滾。

嗚咽的陰風,就在訴說這死寂的蒼涼。

在屍煞殘破的身體旁邊,一道身著破破爛爛衣服的人影,憑空出現。

人影蹲在了地上,將那屍身拼湊在一起。

此人,正是吳淵。

此刻他的身上,散發的只剩下中正平和的氣息,就算是地獄第一層,也影響不到此刻吳淵的心智。

可他的眼中,依舊有恨意,怒火,而且這怒火滔天!

屍煞,雖說一直都是神志微弱,可他跟了自己已經很長時間。

更別說朱軍夫妻,他們從怨鬼開始,一直到變成厲鬼,對自己也是忠心耿耿。

其餘幼兒園的冤魂,他們經受了五年的折磨,之後被自己收入地獄空間,才算是稍微緩解了痛苦。

每一次吳淵進入地獄空間的時候,那些孩子都會跑出來,他們看自己的眼神,就像是看父親,而不是看主人。

他們,都是無辜的。

還有杜乾,他最後關頭,竟然選擇用自爆來給自己逃走的時間。

這些鬼,屍,哪一個不比活人情深意重?

就算是認作自己是主人,杜乾也完全不需要自爆。

「李風雲,我一定會來找你,你要為這二百多個冤魂的死,付出代價。」

吳淵死死的捏著拳頭,身上的氣息也開始凌烈。

地面的岩漿,輕微的翻滾起來,形成了一個墳土包,將屍煞的屍身包裹其中。

與此同時,殘破的鬼域教室,也緩慢的被岩漿所吞噬。

整個地獄第一層,完完全全變成了一片空地。

兩百多座墳頭,緩慢的出現。

「叮,由於宿主的怒火,仇怨,引起地獄第一層的變化,地獄第一層空間,由鬼域教室,改變為鬼域葬地。」

「鬼域葬地完全降臨后,在其中的任何人,都可以在宿主的意念之下,鎮壓30%能力。」

「獲得鬼域葬地技能:湮滅之手。使用限制,6小時刷新一次。」

眼前的變化,是吳淵控制的變化,可地獄空間的變化,卻讓吳淵完全沒有意料到。

內心並沒有一絲一毫的高興。

微眯著眼睛,吳淵意念微動。

鬼域葬地之中,那兩百多座墳頭,驟然齊齊破開,從墳頭頂端伸出來一隻手!

那些手或稚嫩,或衰老,全部都是猙獰的彎曲著五指,深深的怨恨爆發而出!


半空之中,一隻巨大的骨手憑空出現!

它狠狠一捏之後,才緩慢的消散。

「李風雲,這湮滅之手,就是取你性命的最後一擊!」

吳淵低語。

回過頭,從半空中留下的門戶走了出去。

「地獄第一層,關閉。」

站在青石長街之上,地獄空間關閉之後,那些陰氣消散,吳淵再一次感受自己的身體變化。

此前他從陰陽路恢復過來之後,已經感受過了一次。

身體裡面的經絡,筋脈,血肉,之前都被劍氣完全損壞。

現在的身體之中,經脈的走向,完全是按照那吸收陰陽之氣的法門。

當時運轉了一個周天後,基本上經脈就完成了定型。

並且身體的傷勢也恢復了七七八八。

陰陽之氣不停的修復著定型之後依舊殘破的經脈血肉。

吳淵身體裡面有種渴望,或者說,是因為修行了這法門之後,產生的本能。周天運轉,本能的吸收陰陽之氣。

他入定,開始肆無忌憚的吸收。

當他清醒過來的時候,陰陽路也變得一片蕭條。

所有的屍花,都幾乎枯萎,只剩下最後一株。

整條陰陽路的陰陽之氣沒有多少變化。

源頭的位置,卻險些被吳淵抽干。

並且吳淵也發現,陰陽之氣的來源,並不是天然產生。

而是在陰陽路的底下,有一塊奇石。

石頭並不大,只有三米多長寬,上面有黑白二色的氣息不停的運轉,生生不息。

吳淵沒有繼續吸收陰陽之氣,一來是身體似乎遭遇到了瓶頸。

本來之前在入定時候吸收,每次經過一段時間,都會有所變化,就像是身體變得強橫,陰陽之氣有所質變。


可到了之後,無論怎麼吸收,都沒有那種突破的感覺了。

身體就像是一個無底洞一樣,無論吸收再多,實力也已經穩固。

抬起手,一縷陰陽之氣在手中成型,緊跟著一道法訣掐出,那縷陰陽之氣,竟然變成了電光,噼啪的炸響。

吳淵的身體上,中正平和的氣息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就是來自雷電的暴虐。

「陰陽之氣,就像是萬物根源,地獄空間給了我身體雷的屬性,又有這驚雷訣,在陰陽之氣的根源上,雷,可以由自身產生,而不是從天而降了。」

渾身電光不停的閃爍著,一絲格外微小的紅色絲線,從吳淵的身體中被擠了出來。

「李風雲,你怕我不死,還給我留下來了一個記號么?」

「我等著你來找我。」

捏緊了手,紅色絲線在吳淵的掌心深深陷入進去。

吳淵完全感受得到自己的實力和之前已經有了天差地遠的質變。

之前雖然有驚雷訣,有強橫的身體,茅山術。

看似有了攻擊手段,吳淵也覺得自己很強。

可面對李風雲之後,他才知道自己的弱。

舉手投足,李風雲一劍就可破自己所有法門。

他說自己螻蟻,就是因為自己和他這本能的差距,就好像是自己和他相隔了一層天塹一般。

可現在,吳淵卻完全不這樣認為了。

陰陽之氣充斥著身體,舉手投足,瞬間就可以爆發出驚雷訣的力量。

並且自己之前只能夠使用驚雷訣中第一道,滅魂天雷。


現在已經可以使用第二道了,驚神天雷。


驚雷訣一共五道法訣。

「滅魂,驚神,化形,劫雲,掌控。」

同時,在法訣之中還有類似於吸收陰陽之氣的那種法門,只不過這法門需要吸收雷。

吳淵本能的分辨,陰陽之氣強過雷,所以並沒有選擇它。

此時陰陽之氣能夠轉變成雷的屬性,對於吳淵來說,已經是意外之喜。

並且這第二道驚神雷,吳淵自信一定比滅魂雷要強大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