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好的寶物是幸運也為它帶來了災難。這恐怕就是古人所講的匹夫無罪懷壁其罪吧。」唐春也嘆了口氣。

「來吧,搏一把。」唐春大叫了一聲,吞下了那隻象胚的虛丹。全身頓時狂潮般的湧入了能量波動。一隻生境的象胚的虛丹能量何其的龐大,估計爆開來能炸塌一座大山。唐春也是藝高人膽大,那個搞不好就是爆體的下場。

一水寒出,頓時,一股浩翰的能量從諸天島殘片上給扯了下來。唐春整個人控制著一水寒當鐵柱橇杠樣子往青蓮上橇去。

頓時,天地都有種搖晃的感覺。青蓮動了動,居然往上緩緩的升了起來。

「有效果了,加把勁頭,咱們把青蓮橇入殘片島上去。」謝石柱頓時雙眼們彩,一聲大喝,跟獨角麒麟一起使力往上扛著那株青蓮。

而且,有了諸天島上借來的強悍能量,青蓮好像也有了一絲光彩。一點淡淡的青色從蓮葉上溢了出來。不過,僅僅上升了一米高度,謝石柱跟獨角麒麟能站起身子來時,那青蓮就再也升騰不上去了。即便是有著強悍的諸天島殘片相助,還是無法挪動半寸了。

「還是不成,力量太小。」獨角麒麟嘆了口氣。

「會不會是青蓮的生之能量太弱,畢竟,枯黃的狀態下想頂起那鼎,不可能。」謝石柱一臉的不倔,老傢伙的鬥志居然相當的旺盛。

「前輩,我上島一下,看看能不能想辦法弄些重水下來。」唐春說著,身影一晃就到了殘片島上。

唐春先是把重水裝進瓶里,可是一下來,瓶里空空的,重水帶不下來。唐春又回到了殘片上,想了想,這傢伙突然決定了,一下猛子扎進了重水湖中。

張開大嘴猛罐著重水,像是喝果粒橙一般喝了起來。不久就喝了一肚皮,以前在羅海派蘇勇的火雲洞天中就喝了半肚的,現在功力高了,相信喝一肚皮應該沒事。因為,自己的身體卻是融合了重水的能量重塑的。

果然有用,雖說頓時感覺身子重如泰山,挪一下步子都難。但是,唐春頂住了。借用諸天島上能量居然成功的下到了青蓮祖地。

爾後朝著青蓮上噴了出去,那重水如雨一般的噴了下去。不久,重水形成一道透明的膜狀物罩在了青蓮上。

奇迹發生了。

青蓮在緩慢的恢復著生機,那枯黃的葉片上漸漸的出現了一些綠色的脈絡狀物,再不久,連葉肉都漸淡的泛出一絲綠意來。而青蓮的花瓣居然抖了抖。

「有效果了,老夫堅信,一旦青蓮復活,肯定能頂開那破鼎。」謝石柱大喜啊。

唐春再回諸天島,不過,這次只弄回了半肚子。畢竟那是重水,身體根本就承受不住了。第三次上去時喝了一口居然就往重水湖下沉了下去,再怎麼使力都爬不上來了。只好吐了出來才浮了上來。差點活活憋死了唐春。

「抱歉,我能力不夠,第三次只能空手而歸了。」唐春一臉的歉意。


「我決定破斧沉舟一試,這青蓮已經恢復一些風彩,再有剛才那麼多重水肯定有效果。」謝石柱好像作了什麼天大的決定。

「怎麼干,前輩你說來。」唐春也是被激起了臭脾氣,貌似自己現在也給那破鼎鎖定住了,想脫身都辦不到了。(未完待續。。) 3更到,後頭還有一更,四更連爆,感謝官術狂人兄弟打賞,謝。

「奇怪啊,天象越來越詭異了。這天象一閃就是一年多了。而且,剛才在空中居然出現了一些模糊的景像,好像有個島飄浮著似的。不過,眨眼間就不見了。到底怎麼回事?」白院長擦巴了一下眼睛。

「嗯,應該是眼花了。這麼大的陸地居然能飄浮到空中去,怎麼可能。除非是遠古那些擁有大神通的修士們用法力才能辦到。但那也是屬於仙人的範疇才能辦到。」黑院長搖了搖頭。

「空中有浮島出現,倒是怪事了。難道是雲朵形成的天象罷了。」某學院掌院在紫月城中也是盯著空中。當時唐春三次上去,居然激發了天象,讓諸天島顯露了一回。

不過,速度很快,只不過瞬間。不然,那將惹下大麻煩了。一旦諸天島的秘密泄露,唐春將成為過街老鼠。那些神通的『大存在者』估計都會把唐春當成白老鼠了。

「我想把這個精神力分身送給你,從此後,這世上再沒謝石柱了。」謝石柱一臉的剛毅。

「前輩可是生境大圓滿的精神力,我那能承受得住?」唐春說道。

「我只是一道分身,不可能有大圓滿強悍的,幾千年的緩慢減弱下來,它現在最多達到生境初階的精神力。你用諸天島之能壓制著它,想辦法慢慢吞噬掉融合掉。不過,這樣子干也有一個危險性。那就是,如果一旦你壓制不住的話你可能爆體而亡。你考慮一下,我不強求你。」謝石柱說道。

「可是前輩將魂魄徹底消失,這個,不可取啊。」唐春說道。

「我堅持了幾千年,這種疲憊已經到了忍耐的極限。今天要是沒碰上你,估計不久也會狂燥而爆體。與其那樣,不如搏一把了。如果能成功,學院也安全了。如果能把那鼎毀了。那就是為武王完成了一件小事。我是秋波祖師的家僕,算起來也是武王的家僕。值了。」謝石柱決心空前高漲。看來,幾千年下來的折磨,是誰也受不了啦。

「那就來!」唐春捏了下拳頭,謝石柱整個身子化成一股透明的水液狀直接扎入了唐春的泥丸宮中。唐春開始了皇靈人臉。開啟了所有外掛丹田。以及荒古大帝訣在全速運轉著。

泥丸宮中的彗星狀飄帶張開了嘴。謝石柱沒有絲毫猶豫一頭扎進了『飄帶』之中。謝石柱在痛苦的抖動著。但老傢伙並沒有叫出來。也不曉得多久了,多次處於爆體的邊緣,唐春終於挺過來了。

「成功了。以後有能力時請照顧帝國學院。請照顧我們謝家後人。」謝石柱最後的聲音傳來后嘎然而止了。

唐春心裡一陣子悲痛,一唰啦就上了諸天島,伸開大嘴往下一吸,在謝石柱那生境精神力相助下,重水如萬鳥歸巢一般進了唐春的肚皮。

這次吸收的重水特別的多,估計有幾卡車大了。那胃彷彿在強大的精神力控制下也變得大了起來。唐春發現,胃部居然形成了一個微型空間的格局,這倒是一個意外的收穫。

這次回來祖地的重水池重新灌滿了,而青蓮更是沐浴在重水之中。不久,青蓮上散發出了奪目的異彩。蓮葉蓮瓣上都是青色彩光射出。不久,咔嚓一聲,那巨大的蓮瓣果然張開了。

頓時,蓮心一道彩華衝天而去,一股超強的生能綠色能量形成實質性的一把長槍狀物破天而去。所有人都看見了,空中居然出現了一溜彩光。

不久,轟隆一聲震天動地的巨響聲傳來。萬里之內的空中氣波狂亂的飛舞著,華彩照亮了萬里範圍。一股股生命能量瀰漫其中。

不久,萬里範圍之內那些枯黃的草木花朵居然奇迹般的生長了起來。而樹木居然以肉眼能見的速度在飛長。

「枯木逢春,好兆頭啊。」黑白院長同時住手望著遠處的一切。

「居然是從祖地上升騰而起來,看來,祖地是發生了大變故。」黑院長說道。

「那裡難道就是帝國學院的祖地?」某掌院疑惑這個。

不久,一切恢復了平靜。不過,人們發現,此刻的天空更為明朗,一片蔚蘭色,碧空如給什麼清新劑剛沖洗過似的。

「唉,一切,塵歸塵土歸土。我也要去了。這株青蓮你想辦法移到諸天島上帶走吧。沒準兒,今後它對你還有用處。它來自空天之城,想辦法找到它的祖地吧。這青蓮,也許牽扯著一方天地之間的人們。」那隻獨角麒麟最後嘆了口氣。

「前輩,你這想幹什麼,好好活著就是了。沒準兒以後還能修鍊出肉身的。」唐春趕緊勸道。

「沒用了,我的魂神已經到了最後的時期了。跟主人一樣的,就是不發生這一切,我們也該消失了。可惜的是我的精神力不適合你吞噬。不然,給你吞噬掉也能幫你穩固住神魂力量。對於你今後突破生境那是很好的基礎。」獨角麒麟嘆了口氣。

「既然前輩決定了,我也無法阻攔住。不過,它能否吞噬你的魂神力量。或者說,你們倆能否融為一體?」唐春把小麒從戒指空間中拍了出來。

「嗯,天意啊天意。居然在我即將逝去之時還能遇上我的純血後代,好好好,年輕人,從此後,它就是你的新一代坐騎了。好好騎著他揚名天下。」獨角麒麟居然一臉興奮。

「小麒拜見祖宗。」小麒麟早嚇得雙蹄跪於地下,一臉的虔誠相。

雖說聽說過後小麒一直搖頭不肯,不過,知道真相后小麒也只好一臉悲愴。在唐春相助下,吞噬成功。噼啪幾聲脆響,吞噬了如此強悍的精神力的小麒居然一夜之間就長成了成年的獨角麒麟。身體高達二十來米,背上一對翅膀伸開足有七八十米。貌相上看去比泰冬陽還要強大。

而且,小麒麟的功力一夜之間也爆漲到了死境初階,跟泰冬陽同階位了。它身子一收縮,又呈哈巴狗狀了,居然還汪汪叫了幾聲扯著唐春的衣角。

「你丫的,堂堂的麒麟族人,居然喜歡當狗。」唐春沒好氣的罵道。


「狗有啥不好,主人就疼狗。而且,還有許多人疼我。就像前段時間,學院的那些學姐學妹們都喜歡過來抱著我,香噴噴的,好舒服。如果我是一隻威風的麒麟,誰敢靠近是不是?」小麒一句話出差點噎死了唐老大,原來,這傢伙居然是一隻色麒麟。

倒霉啊,我唐老大的一世英名估摸著就將敗在他身上了。而泰冬陽也差不多,一隻色鷹再加上一隻色麒,還真是唐老大的左臂右將了。

不過,唐老大使出了渾身解術,最後,還是沒能把青蓮弄上諸天島。到底什麼原因這傢伙想破了腦袋也想不通。不過,因為有了重水,相信青蓮會繼續活下去了。

唐春一透壁,居然出現在了青蓮祖地的空地上。

「你跑哪去了,亞順呢?」雨媚兒跑過來問道。

「不清楚,我迷迷乎乎的睡了一覺,最後又莫名其妙的醒了。」唐春說道。

「裝吧。」鐵筆冷哼了一聲。

「我沒必要裝。」唐春**的回過話去。

「好小子,以為天生神力真能跟高手抗衡了是不是。信不信老子一拳就打得你滿地找牙。」鐵筆被激怒了。

「反過來還差不多,鐵筆,你真以為自己是學院年輕人一輩中的第一強者嗎?那是本人不想出頭。讓著你你還真以為自己是個人物了是不是?」唐春冷笑。

鐵筆氣極了,沒再說話。空中突然出現一隻巴掌。還是墨綠色的,淡淡墨綠光芒一閃,煽向了唐春。

「就這。」唐春一聲冷笑,一拳破空而去。巴掌立即被打散了,唐春一腳踢去,強大的氣機鎖定了鐵筆,那傢伙臉漲得通紅,但是無法閃開。

空中突然爆開了兩道光芒,一為黃,一為墨綠。最後,墨綠之光全給黃光吞噬,結果,鐵筆呼嘯著被唐春像是踢足球一般踢到了三四里開外,像發炮彈樣炸得地下騰起了幾十米高的塵土。

鐵筆剛抬起頭,唐春一雙大腳已經踩在了他身上。鐵筆掙扎著想跳起來,可是唐春的大腳如泰山一般死死壓住了他。

「服不服?」唐春一臉冷厲。

「老子不服。」鐵筆大吼一聲,身上冒出一把黑色的小劍往唐春戳去。不過,唐春伸手一捏,小劍到了手中。

「還不錯,玄級上品飛劍。不過,在老子手中就是一廢物。」唐春指頭一夾,往下一扳,咔嚓一聲,那般硬度的寶劍居然斷成了兩截。

這一幕,看得雨媚兒突然感覺腿肚子有些抽筋,脊背涼嗖嗖的好像突然有冰塊貼上來了似的。她在心裡慶幸著幸好自己剛才沒對這個傻子發河東獅子吼功。不然,下場估計更慘。

原來,此人才是真正的帶頭大哥。那股氣勢,雨媚兒感覺好像只有在姑姑身上有感覺到過。難道蠻力唐是死境後期強者,那也太扯蛋了。一個二十剛到的死境後期強者,那是個什麼樣的狀況。

不要說『大陸傑出英才榜』,就是成人的『大陸風雲榜』這傢伙貌似也能上榜。雨媚兒覺得自己那聰明的小腦瓜在此刻有些不好使了。以前的驕傲在這一瞬間被蠻力唐打得全散架了。彷彿自己這一刻被扒光了衣服般的難受。(未完待續。。) 「唉,我服了,想不到你才是真正的高手。我鐵筆井底之蛙了。從此後,我叫你唐哥。」鐵筆終於倔服了。

「好,你這個弟弟我收下了。」唐春笑道,這種強者還是要攏絡的。唐春轉爾雙眼盯著了雨媚兒。

「唐哥好。」雨媚兒反應快,馬上下嘴了。


「呵呵,不錯。」唐春咧開嘴笑了,轉爾,這傢伙臉一板,道,「這是屬於咱們三人的秘密,誰要是漏了我的功底子的話,我這一狗一鷹可很會折騰人的。」唐春把泰冬陽跟小麒扔了出來,兩個傢伙迅速膨脹,不久漲大。一臉威風,一左一右站在唐春身後。那氣機發出,鐵筆跟雨媚兒臉上再次震驚。

「我終於看到了真正的強者是怎麼樣的了,就連你家的寵物都跟我們差不多。我鐵筆真服了。估摸著,這片廣大的區域之中,只有唐哥有這大手筆了。唐哥,以後有什麼事儘管招呼。我鐵筆願意跟著唐春征戰天下。」鐵筆突然豪氣的沖著唐春居然半膝跪下了。

「好,跟著我的絕不會吃虧。因為,我唐春永遠不會虧待兄弟的。」唐春把兄弟兩字咬字特別的清楚。

「征戰天下我雨媚兒不敢想,我只是一個女兒之身。不過,我敬重唐哥。」雨媚兒說道。

「兩位,亞順死了。」唐春說道。

「死啦?」鐵筆兩人一驚,亞順可也擁有死境初階身手啊,只不過實際能力比兩人要弱一些罷了。

不過。唐春沒解釋原因。這時,遠處飛來一點綠光,燕山河站在蓮葉上飛過來了。向三人招手,三人一跳上去了。

唐春這次凝神關注著,想看清楚回去之路。不過,居然還是徒勞。看來,這謝石柱生前設置的進入祖地之路,沒到那個境界真是難以發現了。

「好幾個月了,真累死了,回去得好好睡一覺。」雨媚兒說道。

「好幾個月。呵呵。你們錯啦。」燕掌院突然神秘一笑。

「難道不是,我記得二個月左右了吧?」雨媚兒問道。

「嗯,絕對不會超過三個月。天天在地里挖著,那種日子太枯燥了。我算得准準的。」鐵筆點頭道。

「三年過去啦。」燕掌院說道。

「怎麼可能啊。我也記得不到三個月啊?」唐春問道。

「青蓮祖地因為特殊的原因。一個月相當於外邊一年。所以,你們進去了二年時間了。當初你們進去時我就有講過,要抓緊時間。因為。時間在哪裡過得太快了。如果你過去了幾十個月,那你將成為一個老者出來了。而且,只有我能感覺到青蓮祖地再次開啟。才能來接你們回來。」燕山河說道。

三人一片愕然,唐春特別的訝然。諸天島上是一個月外邊一年,而青蓮祖地居然恰恰相反。這時光好像在這兩個地方有逆轉的趨勢。

難道那株青蓮跟諸天島相生相剋不成?青蓮是武王師妹秋波漣漣的,難道女子為陰,男子為陽,所以,時光扭轉,相生相剋了。因為,陰陽相剋。如果能把這兩者融為一起,那是個什麼樣的狀況,唐老大感覺腦子有些短路的感覺。

三人回去聽了燕掌院訓話後唐春給燕掌院帶走了。

不久,進了一個古樸的廳堂。廳堂里什麼都沒有,只有廳堂正面的木壁上掛著一幅絲綢製成的畫。畫上好像還有一黑一白兩個袍服老者在下棋。

「唐春,兩位院長在此,他們問你什麼你答什麼?」燕掌院恭敬的一個躬身,唐春也照作了。

「先前天象發生,祖地中發生了什麼事,唐春,你要俱實相告。」黑袍老者夾起一枚棋子,問話了。那嘴還在畫上咂巴著,好像視頻對話的架勢。只不過兩個老頭的長相無論如何你都看不清楚。即便是以唐春如今的實力還是無法看清楚。

「我看到了謝石柱祖宗。」唐春說道。

啊……

唐春清楚的看見,兩老頭居然從椅子上跳了起來。手中各夾著一枚黑白棋子發獃了一下。

「你真看見祖宗啦?」白院長一臉嚴肅,盯著唐春。那雙眼神很犀利,唐春感覺好像被餓狼盯上了一樣。背上都有些涼嗖嗖的,好強的氣勢,唐春可以肯定,兩位院長比燕山河還要強得多。不過,貌似還沒達到謝哈大走時的氣勢。

謝哈大剛突破生境初階就離開了,而兩位院長比死境大圓滿的燕掌院強,但又不如謝哈大,難道兩位院長也是生境突破的失敗者——半生境強者。